精彩小说

第0634章 突审(上)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两间审讯室门对着门,中间就是监听室,坐在可移动的转椅上,可以想监听哪一间的就听哪一间的,很是方便。

????对胡三和姚玉花的审讯,分别在两间审讯室里进行,因为胡三在抓捕时头部受了点伤,对他的审讯比姚玉花晚了半个多小时。

????对姚玉花的审讯,由主管刑事侦查的常务副局长张蒙负责。

????邵三河陪着向天亮来到了监听室。

????监听室里聚集了一帮警员,正在交头接耳,一个个都挺兴奋的。

????邵三河的脸拉了下来,“干什么干什么,看热闹也不挑个时候,明天还要不要上班了?”

????特警队队长王平凑了上来,陪着笑说道:“邵局,我问个问题,代表大家,代表大家啊。”

????“有屁快放,有话快说。”邵三河没好气的笑骂着。

????“嘿嘿……有这么个情况,刚才方副局乐歪了嘴,说是年终奖和过节补助,还有加班奖什么的,都有着落了,这个消息不会是空头支票吧?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没奖励就不工作了?”

????“给句实话么。”

????“干么啊?”

????王平嘻皮笑脸道:“邵局,你给句实话,我们大伙好回家向老婆报喜呗。”

????“瞧你,就那点出息啊。”邵三河看着一帮手下,笑着说道,“我宣布三点啊,第一,得感谢向副县长,这钱是他帮忙弄来的,第二,年终奖、过节补助还有加班奖,在前年标准的基础上增加百分之十五,还有你们手上没有报销的发票,从明天开始,到财务科去领取,第三,除了值班的,都给我马上滚蛋,我看着你们就烦。”

????欢呼和道谢声中,十多个警察一哄而散。

????向天亮好奇的问:“三河兄,大家至于这么高兴吗?”

????邵三河笑道:“你是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饱汉不知饿汉饥,平均一个人两千元,一笔不少的收入啊。”

????向天亮点着头,“那倒也是,历史的经验充分表明,社会治安的好坏,和经济投入的多少是正比的。”

????“真理,真理啊,你要是今年再给我弄来一千万,我保证破案率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以上。”

????“我呸,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啊。”

????邵三河笑着,指着审讯室说道:“开始了,先看热闹,先看热闹。”

????两个人面向监视窗坐下,戴上了耳机。

????审讯室里。

????张蒙:“姓名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姚玉花。”

????张蒙:“年龄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二十八岁。”

????张蒙:“文化程度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初中,初中毕业。”

????张蒙:“职业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没有。”

????张蒙:“结婚没有?”

????姚玉花:“结过一次,两年前离了。”

????张蒙:“有孩子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没有。”

????张蒙:“家庭住址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西街小龙巷六十三号。”

????张蒙:“老家是哪里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三合乡三合村六组。”

????张蒙:“原来的工作单位呢?”

????姚玉花:“县纺织厂一车间挡车工。”

????张蒙:“这么说,你是下岗工人了?”

????姚玉花:“是的。”

????张蒙:“那你是靠什么为生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你们……你们不都知道了么。”

????张蒙:“说,你是靠什么为生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我……我……老胡每月给我,给我三千元。”

????张蒙:“哪个老胡?”

????姚玉花:“胡,胡三呗。”

????张蒙:“这么说,你是被胡三包养起来了?”

????姚玉花:“我……我没工作,总得找条活路么。”

????张蒙:“跟了胡三几年了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两年多了。”

????张蒙:“你住的房子,是胡三买下来的吧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是……不是,不是,是我自己的。”

????张蒙:“真是你自己的?你哪来的钱买五间房子?”

????姚玉花:“反正,反正房本上登记的是我的名字,不信,不信你们查去么。”

????张蒙:“胡三住在你那里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不是……他,他一个星期来三四回,有时候,有时候留下来过夜……”

????张蒙:“姚玉花,知道胡三是干什么的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不,不知道。”

????张蒙:“真不知道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知,知道一点。”

????张蒙:“那你说,胡三是干什么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他是船老板,还有,帮人家管理码头上的生意来着。”

????张蒙:“就这些?”

????姚玉花:“真的,我知道的就这些,我没问过他,他也没告诉过我。”

????张蒙:“姚玉花,现在我问你,从今天早上七点开始到现在,你都在家里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都在家里。”

????张蒙:“真的都在家里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噢……不,九点钟多我去了一趟菜市场,十点钟回家的。”

????张蒙:“除此之外,你都没有出去过?”

????姚玉花:“没有。”

????张蒙:“那么,今天胡三在你家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在,在。”

????张蒙:“他是什么时候去你家的,又是什么时候离开你家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????张蒙:“姚玉花,我警告你啊,如果你知情不报,后果是很严重的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????张蒙:“那就把你所知道的,都统统说出来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我说,我说。”

????张蒙:“我问你,今天胡三是什么时候去你家的,又是什么时候离开你家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大概是,是上午七点四十分来的,走的时候,是晚饭后,大概六点半左右。”

????张蒙:“他去你家的时候,是步行的还是开车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他开车来的。”

????张蒙:“什么车?车牌号是多少?”

????姚玉花:“别克轿车,黑色的,车牌号是,是‘东tb零三八七八’。”

????张蒙:“他是一个人去你家的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不是,还有二毛、大头和老虎。”

????张蒙:“二毛、大头和老虎,他们是谁?”

????姚玉花:“他们都是老胡的兄弟。”

????张蒙:“除了二毛、大头和老虎,还有谁?”

????姚玉花:“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

????张蒙:“说,还有谁?”

????姚玉花:“还有,还有一个女的。”

????张蒙:“女的?你认识那个女的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认,认识?”

????张蒙:“她是谁?”

????姚玉花:“她叫许白露,是,是姜副县长的老婆。”

????张蒙:“你怎么会认识许白露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许白露在县妇联工作的时候,到我们纺织厂来过,所以,所以我认识她。”

????张蒙:“噢,我再问你,胡三他们带着许白露去你家的时候,是她自己走着去的,还是被绑着去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是,是被绑着去的,嘴里还,还塞着毛巾。”

????张蒙:“他们到了你家以后呢?”

????姚玉花:“他们,他们把许白露关在我家的贮藏室里……”

????张蒙:“继续说。”

????姚玉花:“他们把许白露关起来之后,二毛和大头留下来看着许白露,老胡带着老虎开车走了。”

????张蒙:“走了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不过,中午大约十二点的时候,老胡带着老虎开车回来了,还,还……”

????张蒙:“还什么?”

????姚玉花:“还带了两个人回来。”

????张蒙:“两个人?他们是谁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不认识。”

????张蒙:“真不认识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真不认识。”

????张蒙:“如果你再见到那两个人的话,你还认得出来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认不出来。”

????张蒙:“刚见过就能忘了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不是不是,他们来的时候,还有走的时候,老胡都让我在自己房间里待着,我只看到他们的背影,没看见他们的脸。”

????张蒙:“那么,二毛、大头和老虎三个人,总见过那两个人的脸吧?”

????姚玉花:“这个……我真不知道。”

????张蒙:“为什么?”

????姚玉花:“因为,因为他们进门前,老胡就让我躲到自己住的房间里去了。”

????张蒙:“嗯,那两个人是什么时候走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下午……下午三点半左右吧。”

????张蒙:“十二点来的,下午三点半走的,也就是说,待了三个半小时,是不是?”

????姚玉花:“是,是。”

????张蒙:“后来呢?”

????姚玉花:“是老胡带着老虎,把那两个人送走的,后来,下午五点半时,老胡一个人回来了。”

????张蒙:“许白露是什么时候离开你家的?”

????姚玉花:“大概是,大概是六点十分的时候,我和老胡正在吃饭,老胡突然接了一个电话。”

????张蒙:“谁来的电话?”

????姚玉花:“不知道。”

????张蒙:“胡三说了些什么?”

????姚玉花:“老胡没说什么,只是一个劲‘是’‘是’的应着。”

????张蒙:“接完电话以后呢?”

????姚玉花:“老胡接完电话,饭没吃完,就带着二毛和大头,扛着许白露离开了。”

????张蒙:“没了吗?”

????姚玉花:“没,没了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向天亮和邵三河摘下耳机。

????“姚玉花没有全部说实话吧?”向天亮笑着问道。

????“要么,是胡三骗了姚玉花。”邵三河道。

????向天亮点着头,“三河兄,姚玉花是个关键证人啊。”

????“这个女人并不坏,下岗工人啊,我们会把她保护起来的。”

????向天亮吸着烟,“公民的贫困乃至堕落,政府至少要负百分之五十一的责任。”

????邵三河移动椅子,转向了二号审讯室,“咱们再听听胡三的交代吧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