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633章 决不罢休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谁拿走了姜建文保险箱里的东西?

????“这个……这个,我也想不明白啊。”高永卿愁眉苦脸的说道,“这两天,我在医院里一直想不明白,到底是谁拿走了姜建文保险箱里的东西。”

????张衡来了兴趣,盯着高永卿的脸问道:“你仔细想一想,到底谁的可能性最大?”

????“难就难在这里了……我觉得,我觉得好象谁都有这个可能呢。”

????“首先你自己就是嫌疑人之一。”张衡淡淡的一笑。

????高永卿点了点头,“领导你说得对,我也脱不了干系,当时在现场的都有可能,许白露一直想掌握保险箱里的东西,这个我早看出来了,但她苦于只有一把钥匙,找不到下手的机会,张思成给姜建文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秘书,接触保险箱两把钥匙的机会比许白露还多,而赵大刚这个死鬼是个二楞子,为了钱他连自己的老娘都敢打,偷偷的撬姜建文的保险箱也是做得出来的,卢海斌也有可能,都传说他的书稿在姜建文手里,这些年处处受制于姜建文,他应该念念不忘的想拿回书稿,还有向天亮和邵三河,如果确认他们真的在姜建文家里出现过,那他们也有可能拿走保险箱里的东西。”

????“嗯,你说得没错,谁都有可能。”张衡点着头说道,“永卿,除了你所说的,还有三种可能。”

????“还有三种可能?”

????“第一,除了你所见到的人以外,还有没有你没有见到的人乘机混水摸鱼?”

????“是,是有这种可能。”

????“第二,会不会是两人或多人联手,比方说,许白露和张思成?或许白露和赵大刚?”

????“嗯……不排除这种可能,因为那种保险箱的装置很特殊,我听许白露说过,即使有密码有钥匙,单独一个人是很难打开保险箱的。”

????“第三,也是最大的可能,是姜建文自己干的。”

????高永卿怔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我倒没有想到过,领导,你是说老姜是贼喊捉贼?”

????“难道你认为姜建文不会这么做吗?”张衡笑着反问道。

????高永卿想了想,“领导,你说得太对了,这可能是最大的可能啊。”

????张衡点头道:“永卿,你我认识老姜不是一年两年了,他那点花花肠子你还不了解吗?”

????“领导,我听说……我听说,老姜的保险箱里,除了藏着卢海斌的书稿,其他的都是钞票。”

????“你说的,是真的?”

????“我是听许白露说的,有一次她喝醉了,无意中说漏了嘴。”

????张衡噢了一声,“所以么,老姜可能是故布疑阵,金蝉脱壳,借机转移了保险箱里的东西,而对外却造成是别人做的印象。”

????“领导你分析得对,老姜这个人,也是粗中有细的,真要是他自己干的,他完全可以说是保险箱里根本没有东西,让别人没有丝毫怀疑的根据,包括他老婆许白露。”

????张衡笑了笑,“老姜和许白露么,确实是同床异梦。”言下之意,姜建文和许白露倘若不是同床异梦,怎么可能与高永卿、张思成、赵大刚连续上床呢。

????高永卿听出了张衡的“弦外之音”,脸一下子红了,“领导,我,我错了。”

????“先不说你那点破事了。”张衡习惯性的又摆了摆手,“我倒是认为,老姜家的事,最大的可能性,是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”

????“领导,你是说……”

????“如果向天亮和邵三河真的到了现场,那么,他们下手的可能性最大。”

????高永卿楞了楞,“那,那……”

????张衡瞅了高永卿一眼,“还不明白吗?那就是说,你和许白露那点破事,也被向天亮掌握了,因此,你的当务之急,是把你自己的屁股擦干净。”

????“我,我能擦干净么。”高永卿苦笑起来。

????“擦不干净也得擦。”张衡瞪了高永卿一眼,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永卿,你也是领导,领导身边无小事啊。”

????“对不起,我给领导添麻烦了。”

????张衡却忽地轻轻的笑了起来,“麻烦好,麻烦好啊。”

????高永卿心里一动,“领导,你是想乘此机会和老姜割断关系?”

????“一切关系。”张衡强调了一声。

????“领导,有些事情,有些事情恐怕一时割断不了。”

????“抓紧时间。”张衡点着头说道,“徐宇光即使和姜建文联手,也玩不出什么名堂来,毕竟姜建文自己屁股不干净嘛,主要还是向天亮和邵三河。”

????高永卿问道:“不会吧,你和陈县长联手通知向天亮和邵三河取消行动,难道,难道他们不听从指挥吗?”

????“他们会甘心就此罢手吗?”张衡反问道。

????“我想……我想也不会。”

????张衡长吁了一口气,“向天亮和邵三河都是做事不会半途而废的主儿,决不会善罢干休的,好在他们还要有个过程,永卿,抓紧时间善后吧。”

????高永卿心里一紧,张衡的意思很明白,他有可能要放弃姜建文了。

????……

????张衡估计得没错,要想让向天亮和邵三河半途而废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????离开了西街小龙巷,向天亮和邵三河驾着车,还在夜色中的街上晃悠。

????“不能就这么完了,不能就这么完了。”邵三河不住的念叨着。

????“三河兄,这句话你都说十几遍了,有完没完啊?”

????“就这么收工了,你心甘啊?”

????“不甘心。”

????“那你开开口啊。”

????向天亮乐道:“你是公安局长,还是我是公安局长?”

????“哈哈,你个子比我高,万一天捅破了,你得先站出来顶着。”

????“捅破天?你以为咱俩是孙悟空啊,一个小小的滨海县,就是被炸沉***之中,地球照样会正常转动。”

????“那我可下命令了。”

????邵三河拿出手机,电话通知主管刑侦的常务副局长张蒙,立即调集警力,坚决彻底的剿灭盘踞在海运码头的胡三团伙。

????向天亮和邵三河的如意算盘打得精,既然胡三受人之雇“绑架”了许白露,那就把胡三抓起来审一审,不就可以顺藤摸瓜传唤许白露了吗?

????说干就干,邵三河的命令,迅速的变成了行动。

????快到午夜零点的时候,向天亮和邵三河赶回了公安局。

????从对讲机里传来了张蒙的报告,抓捕胡三团伙的行动已进入尾声,胡三及其姘妇姚玉花均已落网。

????公安局指挥部里,邵三河对政委黎明和副局长方云青说:“两位老哥,你们年纪大了不能熬夜,就先回家息着吧。”

????黎明和方云青没有想马上起身的意思。

????邵三河笑道:“怎么着,两位老哥想留下来参加对胡三的突击审讯?”

????黎明和方云青互相看了对方一眼。

????“你说。”黎明对方云青说。

????“你是政委,还得你说。”方云青道。

????两个人在你推我让,向天亮笑道:“需要我回避吗?”

????黎明看了邵三河一眼说:“这事还需要向副县长你拍板呢。”

????“老黎,你别套我的话,我不上你的当。”向天亮坏坏的笑着。

????邵三河笑着说道:“老政委啊,天亮是自己人,你就有话直说吧。”

????黎明点了点头,对向天亮说道:“是我们公安系统的经费问题。”

????“经费有什么问题啊?”

????“两个字,缺钱,四个字,非常缺钱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我说老黎啊,现在还是新年第一季度,你怎么就嚷嚷着缺钱了呢。”

????黎明说道:“向副县长你有所不知,县里财政一直吃紧,每年下拨给公安系统的经费,只能维持三个季度的正常运转,要说这几年吧,全靠预算外资金维持着,比方说罚没款或副业之类的收入,但还是入不敷出,所以,今年这个春节以前,公安系统就没有发放过年终奖和过节补助,下面的同志意见不少啊。”

????坐在黎明旁边的方云青补充道:“这里面不但关系到队伍的士气问题,还关系到邵局长的威信问题,你说邵局新官上任,大家没拿到一分钱的年终奖和过节补助,这个这个……下面难免有这样那样的议论吧,这士气一泄,工作上也会出问题吧。”

????“可是,可是我能帮你们吗?”向天亮问道。

????“你能。”黎明和方云青异口同声。

????向天亮摊着手笑道:“两位老前辈,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哟。”

????“我们不指望县里的财政拨款。”方云青道。

????“噢……等等,等等,我明白你们想干什么了。”

????向天亮说着看向了邵三河。

????邵三河憨笑道:“天亮,我和两位老哥想犯点错误,怕势单力薄,所以想拉你入伙。”

????“你们是想打打钱子坤那笔脏款的主意吧?”

????黎明笑着问道:“向副县长,我听说,在钱子坤家缴获了四百多万脏款?”

????其实,钱子坤家的脏款一共有六百多万,公安局这几位头头想少报一些,截留下来用作日常的开支和补发去年欠下的年终奖及过节补助。

????向天亮很配合,“老黎,你少来问我,当时我来不及数钱,根本不知道有多少。”

????“向副县长,你真不知道吗?”方云青笑着追问。

????“呵呵……你们够黑的,我真不知道有多少钱,这,这总行了吧?”

????邵三河扔给向天亮一支烟,笑着说道:“我代表大家,谢了。”

????这时,常务副局长张蒙推门而进,“胡三和姚玉花都带回来了。”

????“马上审问。”邵三河站了起来。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