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624章 讲政治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走进休息室的是向天亮的姐夫李春南,他是县人代会代表,也是来开会的。

????互相介绍一番,寒喧几句,黄磊点点头走了。

????“姐夫,你不去礼堂开会,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????李春南笑道:“你也是**代表,你为什么不去开会啊?”

????“呵呵……我讨厌开会,所以帮邵三河办案去了,这不,忙了一夜呢。”

????“我说么,在礼堂里找了几遍,就是找不到你们两个家伙。”

????向天亮笑着问道:“姐夫,你找我和三河兄有事?”

????李春南道:“是这样,你和邵三河在这次人事调整中,不是提拨了不少人吗,其中有一些是我认识的,他们找到我,想和你们聚一聚,一起吃顿饭。”

????“行啊,你负责安排吧。”

????李春南问道:“叫上刘长贵吗?”

????刘长贵是晋川镇党委书记,现在已经彻底的成为向天亮和邵三河的死党。

????向天亮笑着点头,“咱们家乡的父母官么,老刘当然缺不得,哎,吉伟义那小子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他啊,象只无头苍蝇,正到处找关系调动呢。”

????吉伟义是晋川镇镇长,是原政法委书记王再道的人,王再道垮台后,他已经被边缘化了。

????请客吃饭,是联络感情、增进友谊的好办法,向天亮现在也不得不重视起来,何况这一次他所提拨的人,大部分是人家介绍的,以前不了解甚至不认识,那就更得见上一面了。

????“姐夫,这次请客是第一次和他们喝酒,就由我来买单了。”

????“你有钱吗?”李春南笑问道。

????向天亮咧嘴一乐,“我当然有钱了。”

????“你哪来的钱?你们这次一下子提拨了差不多一百个人,既然请客,总都要轮流请一遍吧,就你那点薪水,你拿什么请啊?”

????向天亮笑道:“这次人事调整,我住的地方堆满了礼物,连谁送的都不知道,没办法,还不回去,又不能扔掉,所以我让丁文通把一屋子的礼物都变成了钱,于是,我就变成了有钱人。”

????“天亮,你总算学会收礼了。”李春南笑道。

????“唉,取之于他们,用之于他们,算是入乡随俗吧。”

????人治社会也是人情社会、关系社会,背靠大树好乘凉,身后的树越大,享受到的荫凉越多,后台越硬,可支配的资源越多,把主要精力放在拉关系上,是混官场的诀窍。

????李春南把请客地点定在南北茶楼,他知道这是向天亮的“关系户”,反正茶楼也不再是纯粹喝茶的地方,名酒佳肴一应俱全,档次不比滨海大厦差多少。

????按照向天亮的意思,先请三桌,能参加的都是些实权派,象各个乡镇的一二三把手,县委县政府直属部门的一二把手,只要是属于“自己人”,都一一发出了通知。

????这样的“通知”,比会议通知还重要,谁都不会怠慢。

????对很多基层干部来说,到县里开会,不分大会小会,不管政协会议还是人代会,开会只是形式,乘际攀人情拉关系才是主要“工作”。

????“**”开幕式结束后,向天亮带着丁文通赶到了南北茶楼。

????这一次,向天亮把县委组织部长肖子剑也请了出来。

????肖子剑是和邵三河一起到的。

????五楼的大包间里,向天亮起身迎接肖子剑和邵三河。

????肖子剑很少出入这种场合,今晚算是破例,向天亮帮他解决了儿子的工作问题后,他的立场就明朗化了,能陪着向天亮和这些新提拨的干部吃饭,也是对向天亮的支持。

????“肖部长,今晚是我请客,你能来我很高兴啊。”向天亮笑道。

????肖子剑微笑着坐下,“不是说好了叫老肖的么。”

????“口误,口误。”

????指着三张餐桌,肖子剑问道:“你请的客人呢?”

????邵三河道:“天亮通知的是六点,现在才五点一刻,他们会准时到的。”

????肖子剑目光锐利,看着向天亮和邵三河问道:“你们俩有事?”

????邵三河把赵大刚、钱子坤系列案叙述了一遍。

????“老肖,天亮和我当时就决定,把钱子坤留下的照片和带子都销毁了,但是,钱子坤人还活着,他的嘴还能说话,所以,难保将来那些被他敲诈过的干部不被外界知道,一旦名单外泄,即使照片和带子没了,但影响一定还是巨大的,会对滨海政坛造成不可估量的冲击,天亮和我是吃不准啊。”

????肖子剑哦了一声,一时沉吟着没有说话。

????然后,肖子剑笑着问道:“张书记和陈县长怎么看?”

????向天亮笑着说道:“他们还能怎么看,他们也是受害者,他们在住院期间,不知道有多少人送过礼,我看你们这些领导中,也就是你老肖和卢海斌部长没有成为受害者。”

????“我身体好得很,这几年没进过医院。”肖子剑笑道。

????“所以,你的看法很重要。”向天亮说。

????“未必。”肖子剑微微的摇头,“以我对张书记和陈县长的了解,你们即使做得最干净彻底,他们未必相信,他们照样会怀疑你们留了一手。”

????邵三河点着头道:“这正是我们担心的地方,为了某种需要,我可以让钱子坤的口供变得干干净,也能原汁原味的保存下来,案子在检察院和法院两个环节上,既可以公开,也可以选择不公开。”

????肖子剑嗯了一声,微笑着说道:“这又是讲不政治怎样讲政治的问题了。”

????“一语中的。”向天亮也在笑。

????邵三河跟着笑起来,“我们讲政治,但还得请前辈教导,我们该怎样讲政治。”

????肖子剑看着邵三河笑道:“三河,就冲你这句话,说明你已经很讲政治了。”

????“那也得你帮着把把关。”邵三河谦逊着。

????“你们的思路是对的,在咱们这个体制里,任何活动都要做到政治第一,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松了政治这根弦,就拿这件事来说,看着就是个刑事案件,但其中涉及到的人和事,却是体制里组成者,钱子坤的偷拍,拍的不仅是个人**,还是咱们滨海县这个官场,就拿张书记和陈县长来说,他们的住院,不单纯是个人治病,更象是一次政治活动,与其说官场如戏场,还不如说官场象张巨大的蜘蛛网,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在这张网上活动,领导就是这张大网的中心,在咱们滨海县,张书记和陈县长就是中心,能达到牵一发而动千钧的高度,他们生病住院,意味着这张网出了问题,在这张网上活动的其他人,肯定要来医院看望,据我估计,他们中任意一位住一次医院,至少会有上百人前往,这就等于说,钱子坤每次拍一个住院的人,就相当于同时拍到了上百人,如果把钱子坤拍的照片和带子都予以公开,那就等于把滨海县的整张大网放在了阳光下,这会是一场不可想象的政治灾难啊。”

????向天亮点着头道:“所以,我们烧毁钱子坤的照片和带子,是个正确的决定。”

????肖子剑继续说道:“但是,政治是残酷无情的,不管你做得如何完满,你的对手是绝对不会相信的,张书记和陈县长不可能相信你会把钱子坤拍的照片和带子都烧掉了,因此,作为防范措施,我认为对钱子坤的审讯要详细完整,尽量多的留下口供证据,作为对张书记和陈县长不相信的有效准备。”

????邵三河问道:“老肖,你认为张书记和陈县长会因此而有所动作?”

????“肯定的,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,他们都是玩了几十年政治的老手了,认为你手上有他们的‘东西’,他们也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掌握你的‘东西’。”

????向天亮知道,肖子剑说的东西就是把柄,这不就是刚刚和老家伙黄磊玩过的么。

????邵三河道:“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。”

????“总之,既然他们认为你留了一手,那你就真的留他一手。”肖子剑点头道。

????向天亮坏笑了几声,“此计甚妙,老肖,你厉害啊。”

????摆摆手,肖子剑笑道:“你少损我啊,其实你们早就想到这一招了,所谓的向我请教,无非是想把我套牢而已。”

????向天亮笑着承认,这正是他在玩的把戏,把肖子剑拉进来,也是他的“工作”重点之一。

????肖子剑以前连笑的时候都很少,和向天亮交上朋友以后,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。

????向天亮及时的转移了话题,“老肖,咱们不说这个了,说说你帮我办的事吧?”

????“什么事啊?”

????“你上次答应过的,帮我物色一个新的招商局长。”

????肖子剑噢了一声,“找到了,找到了。”

????“谁啊。”

????“老油条。”

????“老油条,老油条是谁?”

????肖子剑指着邵三河道:“你问老邵,他知道。”

????邵三河对向天亮笑着说,“这个人啊,你马上会见到的,不过,我给你背几句他编的顺口溜,先了解了解他。”

????“顺口溜?”

????“是啊,他就是因为几句顺口溜,而从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,被贬到下面乡镇当副乡长的。”邵三河憨笑道。

????还有这样的事?向天亮一下来了兴趣,“三河兄,你快说来听听吧。”

????正在这时,包间的门被推开,门外传来了笑声。

????“三位领导,请让我自己来说吧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