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612章 狗急跳墙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说起赵大刚,确实是够悲催的,也是够“幸运”的。

????应该算是前天晚上了,他在许白露身上快活以后,就稀里糊涂的遭遇了一系列倒霉的事情。

????先是因为高永卿前来“接班”,被许白露催着躲到了书房里,不料刚进书房,就受到了强烈袭击,没看清袭击者就晕了过去,接着,不知过了多久,醒来时却是躺在许白露的床下,身上连片布都没有,可说是在床下,其实两条腿还露在外面,当他试图从床下爬出来时,头上受到了重重的一击,打得他差点又背过气去,他看清了是这个卧室的正主子姜建文拿着木榔头在砸他,他无法回手,唯有仓皇而逃,幸亏床上的许白露和高永卿“掩护”了他,才让他躲过了“灭顶”之灾。

????但赵大刚一时难以逃离别墅,他没穿衣服,逃到客厅他就意识到了这点。

????好个赵大刚,粗中有细,胆大之极,从沙发上抓了条毯子裹在身上,不声不响的潜回了书房。

????当时卧室里是三人在“互殴”,一方是姜建文,怒极而搏,带伤上阵,另一方是许白露和高永卿,心中发虚,且斗且退,“战”况甚是激烈。

????结果是几败俱伤,高永卿穿着件睡衣落荒而逃,许白露晕倒在床上,姜建文最惨,鼻子上的伤本来就重,又经许白露和高永卿“夹击”,心里更是急火上来,又怒又恨之中,腰一闪,一下子叉了气,也昏倒在床上。

????赵大刚等来了他梦寐以求的机会,他看到了姜建文脖子上挂着的保险箱的钥匙,自从有一次进入书房看到保险箱里钱后,他就有了这个念头,赵大刚是姜建文从乡下挑来,信任他胜过秘书张思成,经常当着赵大刚的面开关保险箱,还有保险箱里的那包书稿的来源,姜建文都告诉了赵大刚。

????一不做二不休,领导的老婆都可以睡,领导用权换来的钱不拿白不拿,何况这是早已计划中的事,择日不如撞日,领导的司机是当不成了,说不定以后在滨海再也没有立足之地,拿点钱远走高飞成了唯一的选择。

????赵大刚当时衣服就没有穿,立即拿起书桌上的电话,通知住在他家的侄子赵铁柱赶过来,保险箱的密码和开启方法,赵大刚不但知道,而且“观摩”过多次,知道凭一己之力,是打不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的。

????可惜事与愿违,保险箱是打开了,而且顺利得出奇,但里面空空如也,一张毛票都没有。

????赵大刚空欢喜了一场,离开姜建文家后就躲了起来,不告而别,是他最好的选择,好在老婆孩子都在乡下,一个人跑路倒也方便,到外面躲上三五年,风头过去,赵大刚还是赵大刚。

????是侄子赵铁柱的话提醒了赵大刚,有钱走遍天下,无钱寸步难行,不搞点钱出走,恐怕连清河市也出不去。

????这赵铁柱是个活宝,脾性与赵大刚是臭味相投,而且“聪明才智”远胜他的叔叔,做“事”的经验更令赵大刚甘拜下风,二十四岁,就有七年坐牢的经历,三进宫的老手了,资历深到在清河都有了一定的名气。

????赵大刚把一切都告诉了赵铁柱,特别是保险箱里的钱和书稿,他实在是“放不下”那满满一个保险箱的钱。

????叔侄俩“群策群力”,很快就联想到书稿比钱还要值钱,知道书稿的人没有几个,最有可能偷走书稿的人,应该是书稿的主人卢海斌,保险箱里的书稿和钱,肯定是同时被偷走的。

????钱可能在卢海斌手里,这个“判断”令赵大刚两眼发亮,精神立即亢奋起来。

????赵铁柱的“分析”更进一步,卢海斌即使没偷走姜建文的钱,他自己也应该有钱,都是县里的大领导,姜建文会捞,卢海斌也能捞,姜建文有钱,卢海斌家一定也有钱,什么清官,这年头还有清官吗?

????找卢海斌要钱,成了赵大刚和赵铁柱叔侄俩的奋斗目标。

????还是当侄儿的聪明,卢海斌是县委宣传部长,身边有秘书司机,目标太大,不好直接下手,找他的娘们贾惠兰下手才是上策。

????于是,一个计划就这么“诞生”了。

????叔侄俩很会抓紧时间,说干就干,赵大刚负责找地方找内线,赵铁柱负责找车雇人,还得找个带响的“家伙”,一为壮胆二为唬人。

????赵大刚早想到了他的“亲密赌友”钱子坤,这老家伙嗜赌好色外加爱财,给他点甜头他会奋勇跟进,而且他家是个上佳的“据点”,正合适办这档子事。

????有钱能使鬼推磨,又把美女人质的“处置权”交给钱子坤,钱子坤在第一时间就被说动了。

????赵大刚和钱子坤一拍即合。

????现在挺好,都快到下半夜两点半了,计划进行基本顺利。

????说基本顺利,是因为行动过程中出了两个小意外。

????一个是绑贾惠兰的时候,多出了个章含。

????另一个是章含和贾惠兰被注射了麻醉剂后还没有醒,本来应该在午夜零点醒的。

????南岸路六弯胡同十九号。

????院内院外静悄悄的。

????赵大刚放心,赵铁柱却不安起来。

????“叔,这个姓钱的老家伙,怎么还不回来啊?”

????“谁知道啊。”

????赵大刚在二楼的小客里,靠在沙发上喝酒。

????“不会出事吧,你不是说,他十二点就下班了吗?”

????赵铁柱刚从三楼下来,坐到赵大刚身边,拿起酒瓶喝了几口。

????“铁柱,你放心,这个老钱干的坏事,比你我加起来还多,说不定啊,正趴在哪个娘们身上呢。”

????赵铁柱低声问道:“叔,你没告诉他钱的来源吧?”

????“没有,你叔我不傻。”赵大刚道。

????“那事后怎么办?”赵铁柱又问,声音更低了。

????赵大刚压着嗓子反问,“那三个笨蛋呢?”

????“在楼下睡着呢。”

????“你准备事后怎么处置他们?”

????赵铁柱两眼冒着寒光,伸手为掌,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下,“灭了。”

????“对老家伙,也这样。”赵大刚也做了个同样的手势。

????“说定了?”

????“嗯,你把船准备好了没有?”

????“准备好了,二十匹马力的,一吨柴油,还备了十天吃喝的,海上不刮大风的话,三天就能到公海上了。。”

????赵大刚又嗯了一声,挠挠头问道:“铁柱,你不是说接下来有两套方案吗?说来让叔听听吧。”

????“叔,第一个方案你是知道的,咱们等那娘们醒了以后,从她嘴里问出钱的下落,如果拿到了钱,咱们就清理门户,再远走高飞,如果那娘们不知道钱的下落,咱们就等到天亮,直接打电话给姓卢的,就说我们绑了他老婆,让他拿钱赎人。”

????“哎,他要报警怎么办?”

????赵铁柱满有把握的说道:“叔,亏你还在政府里混了这么些年,怎么这个道理都不懂啊,他那钱都是贪来的贿来的,他敢声张吗,把钱给我们后,还可以再贪再贿么,再说他老婆还在咱们手上呢?”

????“说得也是,这些当官的,场面上人五人六的,狗模狗样,其实都是胆小鬼哩。”

????赵铁柱眯着两眼道:“只是有点可惜呢。”

????“可惜个啥?”

????“嘿嘿,楼上那俩娘们,骚着呢。”

????“噢对了,咋样了?”

????“没事,绑着手脚塞着嘴,还被药迷着啊。”

????“哼,我警告你小子,钱没到手,别想美事啊。”

????“嘿嘿,叔你不想吗?”

????“他妈的,前天晚上被老姜踢了一脚,还伤着呢。”

????赵铁柱笑道:“叔,你也够可以了,领导的老婆想睡就睡,比他娘的领导还领导呢。”

????“你懂个屁,老姜他这几年不知睡了多少女人了,光我知道的就起码不下二十,咋的啦,只许他能睡别人老婆,就不许别人睡他的老婆啊。”

????“叔你这话在理,你这是为领导服务,为领导排忧解难呢。”

????赵大刚呸了一声,“臭小子,你嘴巴越来越臭了么。”

????“嘿嘿,要说老姜这个人,对你还真不错哩。”

????赵大刚摇着头道:“你小子懂个屁啊,那是当领导的手腕,你以为他真对我好啊,那是因为他需要我帮他办事,不对我好一点,他妈的谁愿意帮他干坏事啊,他收的钱,他睡的女人,他害的人,哪样我不知道啊,要是他真对我好,我能反了他吗?”

????“叔,你要是听我的,早点下手,也用不着这么急了。”

????赵大刚斥道:“臭小子,日子要是过得下去,谁愿意亡命啊,亡命你懂吗?出去了,就回来。不来了。”

????叔侄二人正说着,院子里突然传来了响动。

????似乎是开门的声音。

????叔侄二人相视了一眼。

????“叔,老家伙回来了。”

????“你去看看。”

????“绑不绑?”

????赵大刚想了想,眼里的杀气一闪而过,“这老家伙惦记着楼上的娘们,会帮咱们的,现在他对咱们还有用,咱们先让他乐呵乐呵。”

????“嗯,我去看看。”

????赵铁柱起身,拿着双筒猎枪下楼去了。

????这时,三楼也传来了响动。

????赵大刚一怔,屏住呼吸凝神听了几秒钟,拿起身边的宝剑,轻手轻脚的踏上了通往三楼的楼梯。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