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610章 再审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时,钱子坤却闭嘴不说了。

????冷笑了一声,向天亮飞起一脚,踢在钱子坤的大腿上。

????老东西,在耍把戏呢。

????钱子坤:“向副县长,我,我冷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我没问你冷不冷,我问的是,赵大刚他们,把章医生和贾医生带到哪里去了?”

????钱子坤:“可,可是,我冷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我也冷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我真的,真的冷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冷得好,越冷越清醒,省得你老东西犯糊涂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求你了,让我,让我活动一下,好吗?”

????向天亮:“不行,老东西,你想拖延时间啊?”

????钱子坤:“不是不是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不是个屁,我警告你,如果耽误了救人,我一定把你裤裆里那玩艺几拧下来喂狗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我保证耽误不了,我保证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哦,为什么耽误不了?”

????钱子坤:“向副县长,现在,现在几点了?”

????向天亮:“……快下半夜一点了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这就耽误不了,这就耽误不了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回答我的问题,为什么耽误不了?”

????钱子坤:“因为,因为我给章含和贾惠兰注射的麻醉剂,能保证她们在下半夜三点以前醒不过来,所以,她们现在还没醒,赵大刚想问事也没法问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老东西,你给章医生和贾医生注射了那么多的麻醉剂,他妈的,你没安好心啊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我没有,我没有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还嘴硬,老子踢死你……踢死你……”

????钱子坤:“哎哟……哎哟……别,别踢了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那你快说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我,我是有那个意思,我给章含和贾惠兰多注射了麻醉剂,就是想,就是想十二点下班回家后,等赵大刚问完事后,我可以乘章含和贾惠兰似醒非醒之时,尽情的玩玩她们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老东西,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嘛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咳咳,如意算盘不如意,被你向副县长破,破坏了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钱子坤,你就不怕赵大刚先下手为强,现在就把章医生和贾医生给玩了吗?”

????钱子坤:“嘿嘿,他不会的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为什么他不会?”

????钱子坤:“因为,因为他那里受伤了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哪里受伤了?”

????钱子坤:“就是裤裆里的玩艺儿呗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噢……呵呵,他没说是在什么时候和怎么受伤的吗?”

????钱子坤:“他只说是前天晚上受的伤,没说是怎么受的伤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嗯,照你这么说,章医生和贾医生现在还没有醒来喽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没有没有,肯定没有,我当过麻醉师,我很有分寸的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好了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,赵大刚把章医生和贾医生带到哪里去了吧?”

????钱子坤:“可以可以,不过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不过什么?”

????钱子坤:“咳咳,向,向副县长,你明白的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呸……钱子坤啊钱子坤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想跟我讲条件,对不对?”

????钱子坤:“不,不对……也,也对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哼,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?”

????钱子坤:“没有资格,没有资格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那还不快说?”

????钱子坤:“让我松松筋骨,这,这行吗?”

????向天亮:“不行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求,求你了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求也没用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向副县长,我现在是你的俘虏吧?”

????向天亮:“不错,你是我的俘虏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那,那优待俘虏的政策,你,你总要讲究一下吧?”

????向天亮:“呵呵……说得是,说得是,我对俘虏很讲究,特别的讲究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那你就,就讲究讲究吧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呵呵,我对俘虏的特别讲究,就是拿脚踢他,只要俘虏愿意,我可以踢他一百脚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别踢我,别踢我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呵呵,钱子坤啊,我先来上一脚,请你掂量掂量力道够不够啊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哎哟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力道够不够啊?”

????钱子坤:“够了,太,太够了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还要不要讲究啊?”

????钱子坤:“不要讲究,不要讲究了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那就快说,赵大刚把章医生和贾医生带到哪里去了?”

????钱子坤:“他们在,在我家里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在你家里?”

????钱子坤:“这不是我的主意,是赵大刚的主意,我拗不过他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哼,钱子坤你真行,还提供犯罪场所,你可以去岱子岛监狱蹲一辈子了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我全说,我全说还不行吗?”

????向天亮:“你家在什么地方?”

????钱子坤:“南岸路六弯胡同十九号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六弯胡同啊,六个弯,是条死胡同,可以开着轿车进去,对不对?”

????钱子坤:“对,对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赵大刚他们用的是什么车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一辆二手白色小面包,六个座的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车牌号是多少?”

????钱子坤:“三五八七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哪儿弄来的?”

????钱子坤:“赵大刚的侄子在南河县的一个煤矿里当保安,车是他借来的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赵大刚他们有武器吗?”

????钱子坤:“有,有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什么武器?”

????钱子坤:“赵大刚有一把宝剑,他侄子有一把双管猎枪,好象锯了枪托,能藏在腋下,今晚他就带来了,那三个人里,有两个都是拿短刀的,比手术刀长不了多少的那种,那个小个子身上,带着一颗手雷,他衣服撩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了,象香瓜那么大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你家的房子,南岸路六弯胡同十九号,是独门独户的小院子吧?”

????钱子坤:“是,两边都和别人的房子挨着的,三层楼,是我家祖上的产业,第三层是我后来加盖的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占地多少平米?”

????钱子坤:“这个么……院子有一百三十平米,房子怎么着也有这么大,加一块起码得有两百六十平米吧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哦,三间房子,两边是厢房,中间是堂屋,对不对?”

????钱子坤:“对对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有后门吗?”

????钱子坤:“有,后门开在厨房里,出去就是小青胡同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你家有地下室吗?”

????钱子坤:“有,有的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说说地下室的情况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地下室只有一个出入口,就在堂屋的楼梯下,入口进去后是一条螺旋型楼道,地下面也是三个小间,左边是我冲洗照片的暗房,右边是储藏室,中间那间空着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你认为赵大刚会把章医生和贾医生藏在地下室里吗?”

????钱子坤:“不会,地下室的房间都很小,顶多就是放得下一张麻将桌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那会在什么地方?”

????钱子坤:“三楼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三楼?为什么是三楼?”

????钱子坤:“因为我家三楼是后来加盖的,而我左边的邻居没有加盖三楼,我在三楼开了个暗门,打开暗门就能走到邻居家的屋顶上,赵大刚去我家玩的时候,我让他看过那个暗门,他说搞得不错,很适合逃跑,所以,我们在我家打麻将赌钱的时候,都是放在三楼赌的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哦……那是你邻居家,你们要是真的有事,能逃得了吗?”

????钱子坤:“能的,因为我邻居家没人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没人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钱子坤:“我那个邻居在南河县冶炼厂工作,全家都住在南河县,一年到头很少回家的,而且,而且他把他家钥匙都交给了我,委托我帮他看家,我进他们家就象进自己家一样方便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哟,钱子坤你很狡猾啊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不狡猾,不狡猾,就是平时爱赌点钱,怕警察来抓呗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……好,我问完了,咱们也该走了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向副县长,还有,还有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还有什么?”

????钱子坤:“你,你懂的……”

????向天亮:“跟我讲条件?”

????钱子坤:“我这不是坦白交代了吗,你总得给个,给个承诺吧?”

????向天亮:“呵呵……本来可以,但现在不行了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向,向副县长,你,你不能不讲信用啊?”

????向天亮:“信用?现在不能讲了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为,为什么?”

????向天亮:“因为你摊上大事了,你犯的罪太多太大,超出了我个人能容忍的底线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那,那事完之后,你,你会把我怎,怎么样?”

????向天亮:“这我得问邵三河,我马上打电话帮你问问吧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向副县长,你,你不能不讲良心,我都坦白了啊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呵呵……正因为你坦白了,所以我对你不用讲良心了啊。”

????钱子坤:“你,你过河拆桥啊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呵呵……差不多,差不多”

????钱子坤:“姓向的,你这黄口小儿,你,你不是人……”

????“啪。”

????向天亮一掌拍在了钱子坤的肚子上。

????钱子坤头一歪昏过去了。

????先拿回录音笔,关掉放好,然后向天亮解开钱子坤身上的绳子。

????这个老东西,现在的待遇,只能是轿车的后备箱了。

????很快的,桑塔纳轿车在夜幕下飞驰起来。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