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604章 他是谁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见鬼,右耳朵又来事了。

????难道桉树林里还藏着另外的人?

????不过,向天亮略作思忖,没有在桉树林里再作停留。

????事儿已经来了,一个人看了是看,两个人看了也是看,没有多少不同。

????关键是找到这个瘦得象猴子一样的家伙。

????他是谁?他是单干户还是有“组织”的,是偶然跟上还是有意为之?如果是为人所派,那他是谁派来的?他的任务是什么?今天晚上是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开始盯上自己的?他是一个人还是带着帮手?他是什么时候到达桉树林里的?车里在翻江倒海的时候,他有没有靠近过?他看到车里的情况了吗?

????一连串的问题,象水泡似的,在向天亮的脑子里冒出来。

????但这些问题暂时还得藏在脑海里,他不能告诉王思菱和崔书瑶,她们在滨海县是人生地不熟,知道了只是担惊受怕而已。

????向天亮回到车上,报了声“虚惊一场,平安无事”,先把王思菱和崔书瑶送回了南北茶楼。

????然后,向天亮将车开离南北茶楼,一边漫无目标的走着,一边拿着手机拨号,手机一通,就大呼小叫起来。

????“三河兄,不得了,不得了,出大事了……”

????“呵呵……需要我过来帮你吗?”

????“废话,快过来,快过来。”

????“好啊,你在哪里?”

????“我在街上,正沿小南河南岸,自东向西,离沿河广场一千米处。”

????“巧了,我也正在街上,正沿小南河南岸,自西向东,快到沿河广场了。”

????向天亮奇道:“咦,你在街上干什么?知道我要出事啊?”

????邵三河笑道:“你以为我在逛大街啊,今天是元霄节,晚十二点前街上都是人,明天又是人代会开幕式,你说我的人能闲着吗?”

????向天亮的车,和邵三河的车,在沿海广场来了个头碰头。

????从邵三河车上下来的人,不只是邵三河和杜贵临,还有两个身着便衣的年轻人,见了向天亮,大师兄大师兄的喊起来,够亲热恭敬的。

????“哎,茅新,方腾,你们怎么会在邵局的车上?”

????茅新和方腾都是三叔向云风的徒弟,二十郎当年纪,都是晋川镇人。

????“大师兄,我们当上警察了。”茅新一脸的兴奋。

????“大师兄,我和茅新现在都是贵临师兄的反扒队成员。”方腾也很高兴。

????向天亮哦了声,说句“好好干”,就瞅着邵三河不说话了。

????邵三河挥了挥手,茅新和方腾朝向天亮打了个招呼,转身回警车上去了。

????向天亮重又坐回到驾驶座上,眉头也皱起来了。

????邵三河占据了副驾座,杜贵临只好钻进了车后座。

????“你们俩怎么回事啊?”向天亮绷起了脸。

????“什么怎么回事?是你找我们来的吧。”邵三河是一头雾水。

????指了指警车方向,向天亮道:“那俩小子,是不是开后门进来的?”

????“是这个事啊。”邵三河笑着解释道,“你我知根知底,肝胆相照,我用得着这么做吗?去年年底县公安局面向社会招聘三十名警察,茅新和方腾是全部三百多名应聘人中的两个,他俩都是高中毕业,文化考试名列前十,政治上合格,又有一身的武功,我能不录取他们吗?”

????杜贵临补充道:“大师兄,这事你还真不能怪邵局,招聘警察是在去年十月份,当你从清河调来当县长助理的时候,茅新和方腾早已被录取,在县党校都集训一个半月了。”

????“噢……是这样啊。”向天亮点了点头,“我三叔的几十个象样的徒弟中,能读完高中的好象就茅新和方腾这俩小子,贵临,好好带他们吧。”

????邵三河笑道:“这事不用你操心,还是说你的事吧。”

????向天亮轻叹一声,“他妈的,我被人‘咬’着了……”

????花了几分钟,向天亮把桉树林里的“遭遇”说了一遍,当然,带着两个美女去桉树林,说给邵三河和杜贵临听是没有关系的,但两个美女的名字,是不能说出来的,邵三河和杜贵临也不会问。

????“天亮,这人长什么模样啊?”邵三河问道。

????“男性,身高在一米六零到一米六五之间,体重不超过一百斤,年龄在二五岁至三十五岁,练过武功,带着面罩,身手轻盈,动作敏捷,处变不乱,反侦察能力极强,逃跑能能力更强,具有专业人士的特征,不是鸡鸣狗盗之辈,还有,这家伙有个最大的特征,是左腿似乎受过伤,明显不如右腿灵活。”

????想了想,杜贵临扳着手指头说道:“瘦得象猴子似的家伙,有那么好的身手,黑道里就那么几个,据我所知,不会超过七个,两个死了,两个判了无期去了大西北,一个被道上的人打断双腿在家躺着,还有两个被判劳教,正关在岱子岛劳改农场呢。”

????“那么,白道里呢?包括你们身边的。”向天亮问道。

????邵三河摇着头道:“好象没有,你也是知道的,公安局真正有能耐的,就是刑警队、特警队和反扒队那些人,加起来不过四十几号人,身手好顶多十来人,我不用掰着手指头也能数出来。”

????“那就是所谓的社会人士了,难道要大海捞针?”向天亮道。

????邵三河笑道:“其实,我们可以反过来查。”

????“反过来查?”

????“嗯,我说天亮,难道你不认为,这个家伙不是偶然盯上你,而是专门盯上你的吗?”

????向天亮点了点头,“这是显而易见的,这家伙要是想乘着元霄节大捞一把,完全可以去小南河两岸看花灯的人群里去,犯不着跟着我去桉树林里,那片桉树林我以前去过,前不着店后不着村,平时很少有人进去,这家伙去捞什么啊。”

????邵三河道:“所以,这个家伙就是专门冲你去的,很可能在镇里就盯上了你。”

????车后座的杜贵临道:“这就是说,他是受人指派的,我们可以直接去找他背后人。”

????“对。”邵三河看着向天亮问道,“你认为是谁想盯你呢?”

????苦笑了几声,向天亮说道:“要说想盯我的人,下面的人有没有我不知道,但光县委大院那几个货就值得怀疑了,我一来滨海县,纪委书记徐宇光和常务副县长姜建文就看我不顺眼,他俩完全有可能派人盯上我,武装部长许贤峰和**部长黄磊,是我把他们拉下水的,他们完全有可能反过来找我的把柄,从而达到反制我的目的,县委办公室主任高永卿也有可能盯上我,因为我刚揭破了他与姜建文老婆的私情,他当然也有心找我的把柄,以备不时之需,同样的道理,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正信也会盯上我,如果再推而广之,张衡书记和陈乐天县长也有盯上我的可能。”

????“呵呵。”邵三河笑着说道,“你的打击面太广,几乎要怀疑一切了,我看张衡书记和陈乐天县长可以略过不计,还在罗正信,这家伙是个聪明人,不会也不敢出此下策。”

????杜贵临笑道:“那剩下的范围还很大,徐宇光、姜建文、许贤峰、黄磊和高永卿,还有五个大常委啊。”

????邵三河继续说道:“我们可以继续缩小范围,姜建文现在身体负伤住在医院里,还有两次手术没做呢,他暂时也腾不出手来对付你,即使他要动手,也会先对他身边的人进行报复,包括他的秘书和司机等人,而以我分析,许贤峰也不可能,他很早就被你拿住了,想要反过来拿你,完全可以早点动手,以我看他现在的心态就是认命,甘愿接受你的驱使,只求平平安安的混到退休。”

????“邵局,还剩下徐宇光、黄磊和高永卿三个了。”杜贵临道。

????邵三河又道:“乍一看,徐宇光、黄磊和高永卿三个都有可能在这个时候动手,但情况又有所不同,先说高永卿,他目前最大的威胁是姜建文,高永卿睡了许白露,给姜建文戴了三年多的绿帽子,姜建文要是康复了,打死也要报复,高永卿不会不懂这个道理,所以他不大可能在现在去盯其他的人,当然,以后说不定啊。”

????杜贵临问道:“那么徐宇光呢?”

????“我看啊,他是最想找天亮麻烦的人,同时,他也是现在最不可能盯上天亮的人。”

????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杜贵临奇道。

????邵三河说道:“据天亮刚才所述,徐宇光今天下午去医院看望过高永卿和姜建文,看高永卿是假,看姜建文是真,在姜建文的病房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,说了什么咱们暂且不论,待了这么久就能充分表明,徐宇光对姜建文感兴趣,对他发生了什么事感兴趣,换句话说,他现在也是无暇对付天亮。”

????说完,邵三河看向了向天亮。

????向天亮微笑着问道:“三河兄,你也认为是臭老头黄磊干的?”

????邵三河憨笑道:“拉人下水要彻底,谁让你只把他拉到半截,他还有一条腿留在岸上呢。”

????“呵呵,正是如此,我还来不及拉他呢。”向天亮乐道。

????“好啦,这事交给我和贵临了,三天给你结果。”

????邵三河和杜贵临回到警车上离开了。

????向天亮刚发动车子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

????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