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599章 主动修好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电话是张衡书记打来的。

????这应该是个主动修好的电话。

????想到了张衡会主动修好,向天亮就是没有想到,张衡会这么迅速的主动修好。

????这当然正中向天亮的下怀,在电话里,向天亮乘机说,正有重要的事情汇报,张衡也是顺坡下驴,让向天亮马上过去面谈。

????于是,向天亮搁了电话,便匆匆的往书记楼赶。

????向天亮非常明白,在这次权力角逐中,赢得人事调整的胜利后,接下来的迫切任务,就是小心维护县委县政府的团结,促进三方力量之间的平衡,特别重要的是,不能让张衡书记和陈乐天县长实现真正的联合。

????一把手就是一把手,审时度势的本事,高出其他人一筹。

????县长陈乐天那边,应该是正在沮丧失败,然后会开始“检讨”失败的原因,最后才会考虑是否修好及如何修好。

????而张衡不一样,在常委会里,他本来有三个重要的盟友,但显然的,现在他几乎已是孤家寡人,总共才十一个人的班子,张衡很容易判断出,武装部长许贤峰已经背叛了自己,而另外两个,常务副县长姜建文和县委办公室主任高永卿,一定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,高永卿还好一点,而姜建文却无论身体还是精神,都到了差不多崩溃的边缘。

????因此,张衡的决择不但迅速,而且是英明正确,团结向天亮和陈美兰等人,是维护自己一把手地位的最好办法。

????在政治活动中,每个人都展现在众人面前,因此,都格外注意自己政治形象的塑造,都会比平时表现出更为强烈的自尊心和虚荣心,在这种心态支配下,他会因你使他下不了台而产生比平时更为强烈的反感,甚至与你结下终生的怨恨,同样,也会因你为他提供了台阶,使他保住了面子、维护了自尊心,而对你更为感激,产生更强烈的好感,这些,对于今后的合作共事,会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
????给人台阶,及时救场,如同为人灭火。

????乐意给人台阶,让对方能下来台,不单单是个技术问题,没有容人雅度,凡事总爱冒坏水,见别人落入尴尬便幸灾乐祸,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圆场高手。

????当然,没有圆场的机智,也会使人力不从心。

????这种圆场,同样要具备两种素质方能达到,一是要有包容、忍让的雅量,乐于给人台阶,二是要善于应变,就象救火的消防队员们那样临危不惧,才能迅速地对难堪境地作出反应,找到应付办法。

????这就叫把丢掉的“脸”找回来,人许多时候应多为自己打算,有些人并不会体谅你的处境,很多人更是见到你尴尬便乐不可支,所以,打圆场不但要替人解围,更得要为自己找台阶,脱离窘境,自找台阶之术,不可欠缺,不可不修。在现实中,常常会有错误决策而陷入尴尬困境的情况,这或多或少会给自己带来负面的影响。因而如何进行补救就显得尤为重要了,为了使错误能够及时得以补救,最要紧的是掌握必要的纠错方法。将错就错,就不失为一个好办法,这种方法就是在错误决策之后,能巧妙地将错误续接下去,最后达到纠错的目的,其高妙之外在于,能够不动声色地改变自己的困境,从而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。

????向天亮走进张衡的办公室,脸上表现的是谦恭的,也是内疚的。

????“张书记,您好。”

????张衡起身的速度比平时快,握手的力量和持久也不同以往,脸上的微笑虽然有些勉强,但多了不少真诚。

????“刮目相看,刮目相看啊。”

????“张书记,对不起。”

????“哎,我是要听你说对不起的。”张衡微笑着说道,“关于对不起这个词,我刚已经听两个人说过了,都是在电话里。”

????“陈副书记,和许贤峰许部长。”向天亮问道。

????“嗯。”张衡摆了摆手,很大度的说道,“坦率的讲,我对陈美兰同志和许贤峰同志早有预判,只不过没有想到,会是这么强烈和彻底。”

????向天亮忙道:“我保证,陈副书记和许部长同我一样,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您的工作的。”

????“这个我相信,丝毫都没有怀疑过,包括你天亮同志。”

????“谢谢,谢谢张书记的信任。”

????张衡看着向天亮道:“长江后lang推前lang,新人总将旧人换,这是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,我已经五十多岁了,我还有些自知之明,所以,在县委书记任上平安着陆,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

????向天亮点着头,张衡的话说得这么直白,他自然明白其中蕴含的意义。

????“因此,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,要向张书记汇报。”

????向天亮忽地一脸的严肃,让张衡也不得不收敛了笑容,“哦,你说。”

????是关于昨天晚上,是关于姜建文和高永卿,还有卢海斌的书稿,和姜建文保险箱里的,当然,还有姜建文的老婆许白露,以及他的秘书张思成和司机赵大刚。

????故事并不冗长,但足够惊心动魂,张衡听完,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,自己的这几个手下,都是些什么货色啊。

????说完以后,向天亮就静静的等着,等着张衡从沉默中醒来。

????张衡的反应,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强烈,向天亮心想,要么是张衡处变不惊,修为深厚,要么,就是他对姜建文和高永卿的所作所为早就了然于胸。

????“天亮啊,我觉得你的处理方法,似乎有些不大妥当吧。”

????“张书记,我觉得这是最好的。”

????“哦,何以见得。”

????张衡问道:“你可以把他拎出来,直接放置在阳光下。”

????“您是说姜副县长吗?”

????“对,一个败类嘛。”

????“我同意,他是一个败类。”

????“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你现在的处置,完全是在保护他嘛。”

????向天亮微笑着,颇含深意的说道:“我这样做,不但是在保护他,而且也是在保护高永卿主任。”

????“噢……”张衡沉吟着说道,“言下之意,你同时也在保护我,对吧?”

????“是这样的。”向天亮够率直的。

????看着向天亮,张衡问道:“你认为,我也是一个象姜建文那样的人?”

????“不,我不这么认为。”向天亮摇着头。

????“这是真心话吗?”

????向天亮微笑道:“张书记,我说的是真心话,但是。”

????“但是什么?”

????“张书记,我怎么想的其实并不重要,但是,别人会象我这样想吗?陈县长会这样想吗?市委领导会这样想吗?”

????张衡怔了,向天亮说得没错,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姜建文要是出事,高永卿倒是受影响不大,而自己却大为不妙,光“领导责任”一条,就足以将自己从一把手位置上拉下马来。

????“你说得有道理,天亮,这一层,我考虑得不够细啊。”

????“张书记,我只是一点不成熟的建议,您是领导,大主意还得您拿。”向天亮谦虚着。

????张衡又习惯性的摆了摆手,“你不必自谦,你的思路应该是这样的,稳住姜建文,是重中之重,对不对?”

????向天亮点了点头,沉吟着说道:“我对高永卿主任有信心,相信他能守得住自己,但对姜建文副县长,我没有把握,一方面自己背着那么多事,另一方面,身边人又都在背叛他,他很难保持理智和克制。”

????“嗯,所以你判断他会整出事来。”

????“据我所知,他的性格有点,有点那个。”

????张衡点着道:“不错,他的性格决定他绝对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????“所以,所以……”向天亮看着张衡。

????张衡明白向天亮的意思,“你是说,让我去做他的工作,尽量让他不要闹出事来。”

????“张书记,我认为只有你,才能劝住姜副县长。”

????张衡默然。

????终于,张衡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。

????“不说们的破事了,天亮,关于工作,你有什么具体的思路啊?”

????向天亮心里松了口气,也笑着说道:“张书记,我现在只是名义上的副县长,还得在明天开始的人代会上过一回吧。”

????“呵呵,那不过是形式主义,顶多是左手通过右手,走个过场嘛。”

????向天亮当然知道,现在不是谈工作的好时机,更何况,有些工作上的想法,他暂时不想对张衡说。

????留一手是必须的,因为信任还没有达弋应有的高度,谁知道张衡会不会中途变卦呢?

????而且,陈乐天县长那边,在惨败以后会甘心认输吗?

????张衡的态度还是很真诚的,“天亮啊,县政府那边的工作,我对你是寄予了极大信任的。”

????“我尽量不辜负领导的期望。”向天亮的表态也很直接,不提组织而说提领导,就是一种强烈的暗示。

????“好吧,以后有什么事情或问题,你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

????向天亮起身,知道自己该告辞了,“张书记,那我走了。”

????离开张衡的办公室,向天亮没去二楼找陈美兰,而是直接回到政府楼这边。

????因为他相信,政府楼这边,一定比书记楼“热闹”。

????所料不差,陈乐天县长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生气呢。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