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595章 把戏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帮我?向天亮听了卢海斌的话,心里为之一乐,这不正是我千辛万苦的目的么。

????“老卢,我很困惑啊。”

????“你困惑什么?”

????“我是说,我如此追求权力,是不是对的呢?”

????“哦,我问你,你为什么如此的追求权力?”

????“因为我想做事,想为滨海县做点事,想为滨海的老百姓做点实事?”

????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?”

????“这一点不容置疑。”

????“比方说?”

????“比方说,就在刚才,我就觉得我这个分管农业及水利的副县长,主要应该做两件大事,一是修建水渠把滨海水库的水引过来,充分发挥滨海水库的作用,改变现在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老百姓饮用劣质水的现状,二是把那些盐碱地改成能种庄稼的耕地。”

????卢海斌点着头道:“这很好啊,你抓住了滨海县贫穷落后的根源,应该大胆的去做嘛。”

????“可是,我发觉我真要做起来,显得非常的力不从心。”

????“你是说,你作为分管领导,你的权力不够大?”

????“是的,我的上面有常务副县长和县长以及县常委会,也就是说,我的每一个决定,至少要经三道关卡才能付诸实施,只要其中一道卡住了,我的决定就无法实施,而我所分管的部门,它们如果反对我的决定,只要越过我向高于我的领导反映,我的决定就会付诸东流,从中可以看出,分管领导就象一个机器的一部分,起的仅仅是上承下达的作用。”

????卢海斌嗯了一声,“还有一种情况,当你的下级或上级因为立场不同的时候,他只需一个小动作,就能轻而易举的破坏你的决定。”

????向天亮点着头,“比方说每年的土壤改造费,从农业部、省里、市里,每年的财政拨款加起来有不少,而且明文规定是专款专用,但仅仅是某个领导的一句话,就能轻易的挪作他用,我查阅过近五年的记录,真正用于土壤改造的的钱,仅仅占上级专款的百分之三十,实际的使用效率可能还更低。”

????“所以,你想到了权力的作用?”卢海斌问道。

????“对,如果我作为分管领导,实际上却只是个摆设,那我将一事无成。”

????卢海斌微笑着说道:“因此你认为,你想做事就得手中有权,为此,才要先追求权力,然后才行使权力。”

????向天亮道:“没错,权力是个复杂体,我无力改变我的领导,但我可以改变我的下属,不换思想就换人,这就这次人事调整我不能输的原因所在,只要我的下属听我的,我就等于有了实际的权力。”

????卢海斌笑着说道:“天亮,你抓住政治的本质了,政治的核心就是权力,权力通过人事来体现,有人有事就是权力,先谋人后谋事就是权力的正确运作。”

????“老卢,这么说来,你理解我的所作所为了?”向天亮问道。

????“当然,岂止是理解,还有赞赏和支持呢,对咱们滨海县现在的形势,我算是旁观者清啊。”

????向天亮微笑道:“旁观者?恐怕不对吧,难道,你没有身在其中吗?”

????摇了摇,卢海斌说道:“我没有说错,刚才不是说权力的要素就是人和事吗?我一个宣传部长,谋不了人,做不了事,只不过是县委的传声筒、大喇叭,所以,我是务虚者,顶多是纸上谈兵,而你不一样,你是副县长,是做事的人,区别大了去了。”

????向天亮笑着问道:“老卢,那你打算如何务虚呢?”

????“通过你,把我的虚转化为实。”

????“那我先谢谢你了。”

????卢海斌递给向天亮一支香烟,“你我之间以后就不用说谢字了,过去,我一招被牵,步步受制,我被姜建文利用书稿捆住了手脚,现在我解脱了,也该为滨海的老百姓做点实事了。”

????“你的实事是?”

????“通过你去做。”

????“老卢,希望你别太过为难我哦。”

????卢海斌收起了笑容,“我有几个问题,想先问问你。”

????“行。”

????“你对县常委会的形势是如何估计的?”

????向天亮道:“原以为,张书记和陈县长会不约而同的支持我,宁愿保送第三方力量的崛起,也不会让对方在此次人事调整中获益,但是我估计错了,种种迹象表明,他们将会联起手来对付我。”

????“那么,你现在能确保多少票?”

????“首先,有陈美兰副书记。”

????卢海斌微微一笑,“连我也差点被你们骗了,如果他与她老公是一致的话,应该是支持张衡书记的。”

????“她绝对值得信任。”向天亮轻轻说道.

????“不用说,第二个就是邵三河了。”

????向天亮点着头道:“第三个是组织部长肖子剑。”

????卢海斌翘着大拇指,“你能攻克这个堡垒,说明你必将有所作为。”

????“第四个是**部长黄磊。”

????“哦,他是陈乐天阵营里最容易被攻克的一个,我不感到奇怪,对症下药,手到擒来嘛。”

????“第五个是武装部长许贤峰。”

????“他?”

????“不错,他是我到滨海以后第一个搞定的。”

????卢海斌吃了一惊,“可是,据我所知,他可是张书记在常委会里埋伏的奇兵啊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但我可以保证,他邵三河一样的可靠。”

????“厉害,你已经有五票了。”

????“不,我有六票了。”

????“六票?”

????“你,卢部长。”

????“哈哈,说得是说得是,我怎么把自己给忘了呢?”

????“老卢,你可不能置身事外哟。”

????卢海斌笑了笑,“这个当然了,不过,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。”

????“什么问题?”

????“张书记为什么要突然提议,把举手表决张成无记名投票?”

????想了想,向天亮说道:“理论上说,无记名投票可以保护每个投票人真正想法,难道,难道有人在脚踩两只船,玩真假结合的把戏。”

????卢海斌道:“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,如果你想赢得最终的胜利,就不能不这种情况考虑进去。”

????“你是说,改用无记名投票,就是为了保护那个人。”

????“我估计是。”

????“他,他会是谁呢?”

????卢海斌微笑道:“这就需要你作出决断了。”

????“可是,时间已经不允许了。”向天亮叹道。

????稍作沉默,卢海斌问道:“天亮,你知道座次的秘密吗?”

????“座次?你是说你们常委的座次。”

????“对,座次是固定的,一般会按照市委组织部的文件固定下来,没有特殊情况,开会的时候,是谁也不敢乱坐的。”

????向天亮思忖着说道:“县委小会议室里的会议桌虽然是椭圆形的,但实际上就座的时候,是会习惯性的分成三行,第一行是书记副书记的座位,张衡书记居中,陈乐天县长居左,陈美兰副书记在右,而左右两排,更是严格按照文件的规定排列的,左排是四、六、八、十,右排是五、七、九、十一,对应的是,左边一排依次坐的是县纪委书记徐宇光、常务副县长姜建文、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、县人民武装部长许贤峰,右边一排依次坐的是县委组织部长肖子剑、县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长邵三河、县委**部长黄磊、县委办公室主任高永卿。”

????卢海斌又笑了笑,“学生考试的时候,好学生身边,总有不少人喜欢往上凑,这是为什么,嗯?”

????这话启发了向天亮,“老卢,你是说,咱们可以用作弊的办法,互相监督。”

????“哈哈,你在读书时,有没有玩过这种把戏?”

????向天亮笑着说道:“老实说,大学里我是高才生,考试时是别人老抄我的卷子,但在高中的时候,我一度对政课很讨厌,还真的玩过这个把戏。”

????“所以,明天我们可以借用一下这个把戏,输赢先不论,但至少让输赢都有个明白,让无记名投票变成变相的举手表决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比方说呢?”向天亮笑着问道。

????卢海斌道:“比方说,我和许贤峰坐在一起,既然是同一个战壕里里的人,那就该坦诚相见,那就应该互相监督,保持一致,又比方说,另一排并肩坐着县委组织部长肖子剑、县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长邵三河、县委**部长黄磊,邵三河是你的生死兄弟吧,那就让他事先和肖子剑、黄磊说好,他要看着他们二人投票……这样一来,至少让心存侥幸者没有脚踩两只船的机会。”

????向天亮听了,心里为之一乐,谁说知识分子不会做实事了,这招出的,既损又毒,不藏不掖,虽然登不上大雅之堂,但实用性是没得说啊。

????“老卢,那我就通知他们试试?”

????“哈哈,一个小建议而已,用不用由你自己决定。”

????“那,那明天要委屈你老卢了。”

????卢海斌坦然的笑着,“我然答应帮你,但你暂时不用完全相信,我愿意接受这种考验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”

????“哈哈……”

????从卢海斌者告辞出来,已经是下半夜三点半钟了。

????向天亮的脑子还在飞转,还相当的清醒,把章含送回医院后,他没有回家,而是把车开到了小南河边。

????明天的事,还需要思量,卢海斌说得没错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。

????那么,还有其他门路可走吗?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