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579章 讹上了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向天亮参加三县区联席会议,在南河县县委招待所饮酒中毒,昏迷不醒,被紧急送入南河县人民医院抢救。

????消息很快传到了南河县委会议室。

????会议室里,坐着市县两级的若干位领导,为首的是清河市委书记刘如坚和市委副书记、市长高尧,左边,是清河市北城区委书记赵经民和区委副书记、区长祝桂秋,右边,是滨海县委书记张衡和县委副书记、县长陈乐天,背门而坐的,是南河县委书记余胜春和县委副书记、县长谭俊。

????接电话的是张衡,手机上有免提功能,罗正信慌忙而又紧张的说话声,会议室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????关掉手机,张衡瞥了陈乐天一眼,身体非常敏捷的站了起来,“刘书记,高市长,各位,对不起了,我和老陈要马上去医院了。”

????不等刘如坚和高尧开口,张衡和陈乐天就匆忙出门了。

????余胜春也坐不住了,“刘书记,高市长,我和老谭也应该去看看吧。”

????作为东道主,邀请前来参会的兄弟县区干部出了事,这怎么向人家交待呢。

????刘如坚点了点头,“你们俩也快去吧。”

????余胜春和谭俊也走了。

????高尧看着刘如坚,“刘书记,这小子出的奇招,把你我都套了。”

????“老高,你也认为这小子在耍花样?”刘如坚微笑着问道。

????“还能有其他解释吗?”高尧苦笑着道。

????向天亮在清河的时候,没少与刘如坚和高尧打交道,刘如坚和高尧对向天亮的了解,可谓十分的透彻,知道他是什么花招都使得出来的,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无赖,而且其无赖的招法还屡屡奏效,中招的人却只能哑巴吃黄连,有苦而说不出来。

????清河市北城区委书记赵经民和区委副书记、区长祝桂秋两个,分别是刘如坚和高尧的人,但却是刚刚上任,从省城调到清河不过几天,根本不认识向天亮。

????赵经民问道:“刘书记,高市长,听您两位的意思,这个向天亮不但是个刺头,而且他今天是在装病?”

????高尧笑着说道:“北城区和滨海县是邻居,你们少不了要打交道,以后你们就会知道,那是个什么样的家伙。”

????祝桂秋道:“前来参加会议,不来报到,却跑到招待所大吃大喝,还连喝几瓶白酒,这明摆着是有意不来,有意对抗市委市政府的决定。”

????“他就是有意不来。”刘如坚道。

????高尧站起身来,“而且,咱们还得去医院看望他。”

????刘如坚也站了起来,“老高,你还得交待余胜春,这事要保密,不能传扬出去。”

????这边刘如坚和高尧不急,车上的余胜春也不急,只有余胜春旁边的谭俊,还不明就里。

????“余书记,为什么不通知公安局封查招待所啊?”

????余胜春笑道:“用不着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老谭,这不为什么,这是人家在演戏呢,堂堂的县委招待所,你我借它十个胆子,也不敢买假酒劣酒,怎么可能会中毒呢?”

????“会不会是饮酒过度,而引起酒精中毒呢?”

????“向天亮不会饮酒过度,他是个能拿酒当过喝的家伙。”

????“余书记,你很了解他么。”

????“哈哈,岂止是了解,我实在是太了解他了。”

????余胜春与向天亮,还有在中央党校学习的许西平,是清河市新的铁三角,是深藏不露的地下政治联盟,余胜春怎么会不了解向天亮呢?

????谭俊摇着头道:“我真不明白,市委怎么想出来的主意,把人家滨海的经济开发区变成三县区联合经济开发区,这能靠谱吗?”

????“从穷人口中抢肉,就好比虎口夺食,人家不找我们拚命,就算是万幸喽。”

????谭俊问道:“余书记也认为这事成不了?”

????余胜春笑着说道:“老谭啊,以后你少不了要与向天亮打交道,请你记住一句话,跟谁都可以抢,就是不能与向天亮抢,特别是被抢的东西是他所有的时候。”

????“谨遵余书记教诲。”

????谭俊说得很恭敬,因为在余胜春面前,他就是个小字辈,不但年龄相差十多岁,而且他就是在余胜春担任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时候,亲手提拨上来的,余胜春喊谭俊为“老谭”,是尊重,更是提携。

????余胜春和不急,最先赶到医院的张衡和陈乐天更是不急。

????坐在轿车里,张衡和陈乐天在吸烟,根本没有要下车的意思。

????“老刘,你怎么想?”

????“什么怎么想?”

????张衡微笑着问,“如果是你和我,对市委的决定,会反对吗?”

????陈乐天笑道:“咱俩在滨海县斗了将近十年了吧,你了解我,我也了解你啊。”

????“我不会。”

????“我也不会。”

????“但是向天亮会。”张衡笑道。

????陈乐天也笑了,“照你这么说,这小子比我们强了。”

????“难道不是吗?长江后lang推前lang啊。”

????陈乐天点着头道:“老张,别的事咱们可以继续斗,而这件事,我和你站在一起。”

????“同仇敌忾吧。”

????罗正信颠着大肚子,从急诊部出来,钻进了轿车。

????“老罗,怎么样了?”陈乐天问道。

????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????张衡道:“老罗,别光顾着笑啊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绝了,两位领导,这回啊,向天亮可把余胜春给讹上了,非常余胜春大出血不可。”

????“说的具体的吧。”张衡笑道。

????罗正信道:“向天亮是这样计划的,他首先让你们两位领导和我,想办法先脚底抹油一走了之,接着呢,向天亮会赖在医院里不走,逼着余胜春答应,在开春以后的公路修建工程中,支援咱们一点钱,反正一句话,在南河县出事,南河县就得负责,就得补偿。”

????张衡哈哈大笑,“绝了,真的是绝了。”

????陈乐天也笑道:“该,该他余胜春出点血,谁让他答应在南河县召开三县区联席会议了。”

????罗正信道:“两位领导,咱们上去做做样子吧。”

????三个人下车,慢条斯理的进了急诊部。

????不一会,余胜春和谭俊也到了。

????接着,是市委书记刘如坚和市长高尧,带着北城区一二把手赵经民和祝桂秋,也匆匆的赶了过来。

????向天亮已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,嘴上、鼻子上、手臂上,插着几个管子,样子特别的惨。

????一行领导只能站在重症监护室外,隔着玻璃往里面看望。

????刘如坚面无表情,问身边的医院院长道:“院长同志,情况怎么样?”

????院长陪着小心说道:“刘书记,根据初步的诊断结果,向副县长是酒精中毒,没有生命危险,但现在仍然昏迷不醒,脉搏时快时慢,很不稳定,需要特别的护理,也就是说,需要七十二小时的隔离观察。”

????刘如坚心里骂道,这个臭小子,还真的装上了。

????吩咐了一阵,刘如坚和高尧走了,赵经民和祝桂秋也接着告辞。

????张衡和陈乐天也要离开,余胜春不干了。

????“哎哎,你们不能走吧。”余胜春急忙上前,一手一个的拽住不放。

????张衡哼了一声,“老余,小谭,我今天把话撂这里了,要是向天亮同志有个三长两短,你就等着滨海人民找你算帐吧。”

????“张书记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嘛。”谭俊陪着笑脸道。

????陈乐天也板着脸道:“你们南河县行啊,干起谋财害命的事来了。”

????余胜春急道:“老陈,你怎么说话啊。”

????“我就这么说,怎么着,还想把老张和我也撂在这里吗?”

????“哟,我不敢,我不敢。”

????张衡拉着脸问道:“老余,你给句实话,这次的事,你是不是也参与了。”

????余胜春摇着头道:“我发誓,三县区联席会议的事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是今天早上八点半才接到通知的。”

????谭俊接道:“张书记,陈县长,这说起来,我们南河县也是受害者啊。”

????“哦,这么说来,一定是北城区那两位出的馊主意了?”张衡问道。

????余胜春道:“这事要进行调查,要有个结论,要给滨海县一个说法。”

????陈乐天笑道:“余书记,谭县长,会议在你们南河县开,向天亮是在你们南河县出的事,这是你们南河县的事。”

????“那是,那是。”余胜春笑道。

????张衡对余胜春说道:“老余,我那里有一摊子事情要忙,既然刘书记和高市长都走了,这三县区联席会议肯定是泡汤了,我和老陈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????指着重症监护室里的向天亮,余胜春问道:“那他呢?”

????“当然交给你老余了。”

????张衡笑了笑,转身扬长而去。

????“老余,小谭,不用送了,留步,留步啊。”

????陈乐天挥着手,也消失在楼梯口,跟着他一起消失的,还有胖乎乎的罗正信。

????余胜春苦笑不已,“这回可被讹上了,这回可被讹上喽。”

????“余书记,我们怎么办?”谭俊问道。

????“里面的这个臭小子,不好侍候啊。”余胜春叹道。

????“要不,要不你先回去,我在这里守着。”

????想了想,余胜春道:“老谭,你先回去,这里交给我了。”

????余胜春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????确切的说,余胜春想到了一个人,他的老婆张小雅。

????张小雅一定有办法对付向天亮。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