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560章 官场如戏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在县委大院,正月的初八初九,都是最忙乎的日子。

????初八是领导忙一年之计在于上班的第一天,会议一个接着一个,从上午到下午。连轴似的转。

????初九主要是下属忙,成群结队的乡镇头头或部门脑脑,车水马龙似的往领导那里跑,听动向,讲感情,要政策,讨经费,或吹或拍,或磨或耗,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

????年年都是忙,今年更加忙,县委常委换了两个,县政府领导换了两个半,新领导新思路,千算万算,摸准领导的思路最为要紧,最不济也得往领导办公室里挤,起码也是混个脸熟。

????更何况县政府领导重新进行了分工调整,对大多数基层干部来说,等于掀开了新的一页,原有的关系如果不复存在,那么,唯一的解决之道,就是与新领导建立新的关系,有了新关系,就有了新秩序。

????这年头,属于商品经济的时代,事可以不做,书可以少读,人脉不能没有,关系不能不搞,人脉就是通行证,关系等于生产力。

????最要命的是,今年是换届年,换届意味着换班,到点下车的,可下可不下的,没了靠山的,犯了错误的,需要换岗的,等等等等,大家都要跑,跑能出官,跑能升迁。

????有道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位置就那么一些,再变也多不了几个,而想占有的人却越来越多,仕途就象一条羊肠小道,大家都在拚命往上挤,潮涨潮落,机会均等,别人上去了,等于你就下来了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,一次机会的失去,也许就意味着一辈子没了机会。

????官场如戏场,你方唱罢我登场,领导就是主角,下属就是龙套,龙套始终要围着主角转。

????午饭过后,县委大院难得的清静下来。

????向天亮办公室,身后的墙上多了一张纸,红纸黑字,隶体的毛笔字,上面抄录了向天亮分管的部门名称。

????这是丁文通的“杰作”,向天亮的字够呛,钢笔字写得不好,毛笔字根本不敢写。

????“嗯,这字写得不赖。”向天亮念叨着,坐在办公椅上,脚尖在墙上一点,身体又转了回来,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丁文通,“但是,你的字写得有问题。”

????“有问题?什么问题?”丁文通大惑不解。

????“不但有问题,而且是问题非常大。”

????丁文通仔细的看了一遍,挠着后脑勺说道:“可是,我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啊。”

????“哼。”

????“领导,我这是按照你的吩咐写的,没有写错么。”

????“没有头脑。”

????丁文通陪着小心道:“文通愚钝,请领导教导。”

????向天亮忽地笑了起来,“字写得太好了,你说,领导办公室的墙上挂着秘书的字幅,这算怎么回事呢?”

????“嘿嘿……要不,要不我重写一张?”

????“去你的,写些狗爬字挂上去,我更不舒服。”

????“那,那怎么办啊?”

????“呵呵……”向天亮笑着摆了摆手,“下不为例,以后要注意维护领导的面子哦。”

????“明白,明白。”丁文通点头哈腰的。

????向天亮点上一支烟,悠然的吸起来,“我说文通,咱们一个上午,接见了几个人啊?”

????丁文通如数家珍,“到现在为止,领导你分管的部门负责人,基本上都来过了,民族宗教事务局、水利局、农业林业局、海洋与渔业局、土地管理局、风景旅游管理局、畜牧兽医局、农机总站、商业局,还有你联系的县农办、气象局、海事处,这些都来过了,没有来的,有工商局、招商局、海防检查站、晋川镇和西岙乡。”

????“哦,还有漏网之鱼?”向天亮又转过椅子,看着墙上那张红纸。

????丁文通笑着说道:“二十分钟接见一个,你的工作效率够高的,别人三天的活,你一个上午就完成了。”

????“你不懂,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,所谓的汇报工作,至少有四分之三的东西是假的。”

????丁文通提醒道:“领导,还有工商局、招商局、海防检查站、晋川镇和西岙乡的负责人没有来,如果他们下午来了,你见不见?”

????想了一会,向天亮道:“你记好了,我的规定是,上午见人,下午概不见人,如果他们来了,就帮我打发回去。”

????“我觉得吧,晋川镇和西岙乡的领导上午来不了,情有可愿,海防检查站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,来不来的无所谓,但工商局和招商局,你可得注意了。”

????向天亮嗯了一声,“这个工商局和招商局的头头,都有些什么讲究?”

????丁文通道:“工商局是陈县长的地盘,他在工商局是根深蒂固,对领导你来说,是块难啃的骨头,而招商局呢,是姜副县长刚当上常务副县长的时候成立的,也就是说,招商局是他一手操办起来,现有十一名正式编制,几乎都是他的人,其中有六人还和他沾亲带故,三人是他的朋友或故旧。”

????“他妈的,把政府机关当成自己的家了。”向天亮骂道。

????“总之,你要是搞定了工商局和招商局,下面的工作就好做了。”

????向天亮点了点头,“明天下午下班之前,你把工商局和招商局的相关情况搞清楚。”

????“有什么具体要求?”

????“光辉事迹我不要,我要的是问题和毛病。”

????丁文通笑了,“我明白了。”

????“还有,上午来过的各个部门,他们会在三天内上交部门的详细资料,你要及时查收,及时的交给我。”

????这时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????丁文通上前一步,拿起电话听了一下。

????“是罗主任,问你中午有没有空。”

????“有啊。”

????“他说要到你这里来一下。”

????“行。”

????县府办主任罗正信还是迈着四方步,戴着大茶缸,悠哉悠哉的。

????向天亮陪着罗正信在沙发上坐下,“老罗,你有事?”

????“没事就不能来了?”

????“呵呵……耍嘴皮子,我甘拜下风。”向天亮翘起了二郎腿。

????罗正信笑着问,“上午忙吧?”

????“可不,走马灯似的,接二连三啊。”向天亮笑。

????罗正信看着向天亮,“一个上午,就全部搞定了?”

????“全部?不不不,该来的都来了,不愿来的除外。”

????“这话说得有点意思。”

????向天亮微微一笑,“怎么,你是来关心我的?”

????“去,我自己都忙不过来,我管你的破事干嘛。”

????向天亮心里一乐,丁文通说得对,罗正信的“关心”有些过了。

????“老罗,就工作效率来说,你得向我学习,我一个上午就基本搞定了,你快不快?”

????“哟,你真的都搞定了?”罗正信问道。

????“我还能骗你老罗吗?”

????罗正信翘了翘大拇指,“你行,我没你这能耐。”

????向天亮笑着说道:“所谓的汇报工作,不过是形式主义,特别是第一次见面,就是谈上三天三夜,也谈不出什么名堂来,不就是见个面认个门,认识一下嘛。”

????“你说得倒是有些道理,我受教了,受教了。”罗正信笑道。

????向天亮斜了罗正信一眼,“老罗,你到我这里来,不光是为了受教吧?”

????“哈哈,算你说着了。”罗正信笑着问道,“老黎到你这里来过了吗?”

????“老黎?哪个老黎啊?”

????“县教委主任黎赤水呗。”

????向天亮奇道:“老罗,你有没有搞错啊,教委已经不归我分管了,老黎他没有必要来向我汇报工作吧。”

????“真没有来找过你?”

????“真没有。”

????“这就怪了。”罗正信嘀咕了一句。

????向天亮瞅着罗正信问,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罗正信微笑着说道:“可是,他在见过杨副县长之后,又到我那里坐了一会,所以,我以为他一定也会来你这里坐坐,毕竟你为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嘛。”

????“人走茶凉,事过境迁啊。”向天亮感叹道。

????“哎,老黎可不是那种人。”

????向天亮点头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和老黎的关系,只是工作上的关系,教委有困难,我作为分管领导,解决教委的困难是责无旁贷的事嘛,而你老罗和老黎的关系就不同了,你既是老黎的学生,又是他弃教从政的引路人,几十年的交情,深厚啊。”

????罗正信又是点头,又是摇头,“我承认,我和老黎是几十年的友情,算是亦师亦友吧,但老黎非常非常的佩服你,他说教委的困局,如果不是你出手,根本是解决不了的。”

????向天亮急忙摇手,“别别别,你再说肉麻话,我会晕过去的。”

????罗正信笑了笑,“天亮,你不想知道老黎为什么找我吗?”

????“你们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,他来县委大院办事,能不去你那里坐坐吗?”

????罗正信道:“可是,他这次来找我,是因为遇到了一个难题,而且是大难题。”

????“大难题?什么大难题啊?”

????“而且,老黎遇到的大难题,恰巧与你有关。”

????向天亮心里一乐,好吧,好戏总算有点眉目了。

????“还和我有关?老罗你快说,老黎究竟遇到了什么难题?”

????罗正信问道:“你在春节前,是不是和老黎一起,搞了一个滨海县未来五年的教育发展规划?”

????“不错,那是我少有的呕心沥血之作啊。”

????罗正信道:“可是,你的那个规划,被人给否了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