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559章 这也是铁三角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陈美兰一走,杨碧巧冲向天亮秀了个媚眼,闭上嘴卖起了关子。

????向天亮岂能不知杨碧巧的心思。

????前有陈美兰,后来杨碧巧,厚此可以,但不能薄彼,一碗水总是要端平的,否则就会“后院”失火。

????更何况,杨碧巧早已充满激情,连眼睛都冒火了。

????所以此时此刻,工作已不重要,前途也算次要,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最最重要的。

????好在向天亮早有准备,精神一振,鼓起余勇开始了第二次“镇压”。

????副书记都给“办”了,副县长更是不在话下,来一个灭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嘛。

????战况一如继往的惨烈……

????……

????终于,当向天亮身披浴袍,坐在餐桌前的时候,已经过晚上九点钟了。

????面对美酒佳肴,向天亮旁若无人,狼吞虎咽。

????向天亮那吃相太过难看,陈美兰和杨碧巧不得不笑起来。

????“咯咯……真有那么饿吗?”杨碧巧一边笑问,一边为向天亮倒酒。

????向天亮咽下一块鸡肉,瞪着双眼振振有词,“我容易么我,好比一个农民伯爷,连着在两块水田里辛苦耕耘,能不累吗?能不饿吗?”

????“嘻嘻……那你多吃点,多吃点哟。”陈美兰笑着,一边为向天亮夹了两块鸡肉。

????向天亮坏坏的一笑,“农民苦啊。”

????陈美兰娇声笑道:“所以,你理解农民的穷苦,让你分管农业真是恰到好处,天作之合嘛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说得也是,我自己本身就是种田专业户,包括你们两块水稻田,承包着十几块粮田,分管农业我在行啊。”

????杨碧巧笑着说道:“八爷,不管你承包了多少粮田,陈姐和我的田可不能抛荒了哟。”

????“那是当然,那是当然。”向天亮呵呵一笑,举杯畅饮。

????陈美兰也喝了一口酒,收起笑容说道:“天亮,你别以为滨海县是世外桃源,市里对滨海不问不顾,其实市里对滨海是虎视眈眈呢。”

????“虎视眈眈?有这么严重吗?”向天亮颇是不以为然。

????杨碧巧嗔了向天亮一眼,“八爷,从市里调到县里,别变成井底之蛙哦。”

????陈美兰点着头道:“市委领导班子经过去年的调整,磨合期已过,逐渐的稳定以后,各方开始了发力,这首先表现在刘书记、高市长和方副书记三方开始了角力,其次,市委三方的角力,必然要波及到下面的县区和市直部门,具体表现就是下面的头头要选择站队,咱们滨海县也不例外。”

????“那么,知道张衡书记和陈乐天县长站到哪边去了吗?”向天亮问道。

????陈美兰道:“他们其实并没有闲着,据方副书记说,张衡投靠了刘如坚书记,陈乐天投在了高市长的门下。”

????“确切吗?”

????“方副书记的话还不可信吗?”

????向天亮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陈姐,据你的观察,刘书记、高市长和方副书记三方,谁的实力最强啊?”

????陈美兰微微一笑,“显而易见,刘书记占了上风,高市长和方副书记算是旗鼓相当。”

????“一把手就是一把手,无形之中的优势啊。”向天亮感慨道。

????杨碧巧笑道:“不仅如此,他们的强弱,更和上层的靠山有关。”

????“哦,刘书记和高市长分别靠着谁呢?”

????杨碧巧说道:“据方副书记所说,刘书记的靠山是省委副书记,高市长的背后站着常务副省长,相比之后,咱们的方副书记是省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江云龙在支持,在省委的地位就弱势了一点,以前清河市是走私活动的重灾区,省委相对比较重视,江厅长的话语权要大一些,现在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江厅长自然少了不少话语权,方副书记的地位难免要被削弱了。”

????向天亮笑着说道:“幸亏是三方争雄,就象三国演义一样,可以互相牵制,借力打力,要是二人转的话,强势的一方非把弱势的一方压扁不可。”

????陈美兰娇声一笑,“方副书记很老到,避敌锋芒嘛,而且现在的形势,刘书记和高市长的斗争是主旋律,方副书记有充分的活动余地。”

????向天亮又喝了一杯酒,左瞧瞧陈美兰,右瞅瞅杨碧巧,嘴上挂起一丝坏坏的笑容。

????“那么,陈姐,杨姐,你们两个是站在哪一边的呢?”

????杨碧巧抢着说道:“我么,不象美兰姐似的,有老许牵涉,离了婚的女人么,当然是跟着你八爷了,在公开场合,我会与陈姐保持一定的距离,仅限于私人友谊,总之,你怎么做,我也会怎么做,我和你保持一致。”

????“杨姐,我对你非常的满意哟。”向天亮坏笑着,转向陈美兰问道,“陈姐,你的屁股坐在哪一边呢?”

????陈美兰妩媚的一笑,“我呀,首先得装。”

????“装?怎么装法?”

????“嘻嘻,你不满意,我也没办法哟。”

????“臭娘们,还不快说啊。”

????陈美兰笑道:“我家老许呢,是真心实意投靠了刘书记的,你要小心一点,别怪我没提醒你呀。”

????“我不是傻瓜,你家老许和我么,顶多是互相利用的关系。”

????陈美兰又道:“俗话说,夫唱妇随,老许跟定了刘书记,所以我公开的立场,当然要向刘书记看齐,由此可以说明,在滨海县,我要和张衡书记保持表面上的一致。”

????“呵呵,只要你别保持到刘书记张书记的床上去,我同意你这样做。”向天亮满脸都是坏笑。

????“呸,我有那么贱吗,你把我当成什么了?”陈美兰啐了向天亮一口,“所以,在公开场合,我得与你保持一定的距离,因为你是方副书记的人嘛。”

????“嗯,这还用说吗,我是问你,你的屁股真正坐在哪一边啊?”

????陈美兰白了向天亮一眼,学着他的腔调说道:“这还用说吗?”

????“怎么说呢?”

????陈美兰红起了脸,“我的屁股当然,当然坐在你这边么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”向天亮笑着问道,“陈姐,你知道吗,我想过你背叛我时,我该用什么方法惩罚你。”

????“嘻嘻,顶多是老一套,打屁股呗。”

????向天亮笑而不语。

????杨碧巧笑问道:“到底什么方法呀?”

????“杨姐,高市长不是对陈姐很着迷吗?陈姐要是不听话,我就想个办法,把陈姐送给高市长,呵呵……”

????“你敢。”陈美兰娇嗔一声,伸手打了向天亮一下。

????向天亮翻手一抄,握住陈美兰的手稍微一拽,陈美兰半推半就,顺势坐在了向天亮的腿上。

????接着,向天亮不想厚此薄彼,另一只伸出去,把杨碧巧拉过来,放在了自己的另一条腿上。

????“陈姐,杨姐,我忽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。”

????“什么想法呀?”陈美兰和杨碧巧异口同声。

????“咱们三个人,完全可以模仿我与老许和余胜春,组成一个滨海铁三角啊。”

????“这主意不错。”杨碧巧赞道。

????“你说怎么做吧。”陈美兰端起向天亮的酒杯,喂了了几口酒。

????向天亮说道:“他们都知道,咱们三个同出市建设局,只要稍稍打听一下,就能明白咱们是三位一体的,所以,咱们要先演一场戏,让他们所有人都认为,咱们只是表面的团结,其实却是各为其主。”

????杨碧巧问道:“想法不错,但为什么要这么做,咱们有这个必要吗?”

????“杨姐,你知道县里当前的工作重心是什么?”向天亮反问道。

????“人代会要在正月十六召开,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又刚刚做了调整,那接下来的工作重心,肯定是调整各乡镇和各部门的领导班子,换人换岗,该调的调,该退的退,你管农业我管文教,起码分管范围内的部门领导要听招呼吧。”

????陈美兰点着头道:“这是老规矩了,适当的调整是必须的。”

????“所以,我想抓住时机演一场戏,让他们造成错觉,以为咱们各有一个小算盘,然后瞒天过海,把咱们的人尽可能的提拨上来。”

????陈美兰笑着问道:“问题是,你八爷手底下有人吗,你不是说,你没有多少跟着你走的人吗?”

????“其实我有。”向天亮胸有成竹的笑着。

????“你真有人?在哪里呀?”杨碧巧笑着追问。

????向天亮左拥右抱,双手在陈美兰和杨碧巧身上胡乱的折腾起来,两个人都穿着睡衣,里面空空如也,向天亮稍微的攀登几下,两个人就娇躯妖扭,赶紧双手搂紧了向天亮的脖子。

????“八爷,你说呀。”杨碧巧催道。

????“不会是吹牛的吧。”陈美兰激道。

????向天亮道:“你们有所不知,滨海县的领导班子向来很不团结,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,每一个领导的退位,意味着他原有的部下,为数不少的人会被边缘化或靠边站,据我所知,在咱们滨海县,这样的人确实不少,比方说,教师界曾有上百人弃教从政,因为原县委书记的退休,他们就很不得志,又比如,三年前的七号台风正面登陆滨海,给全县人民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市委县委不管三七二十一,处理过七八十名副科级以上干部,他们中间,三年来背着沉着的政治包袱,只有少数人被提拨重用的。”

????杨碧巧笑道:“我明白了,你是要把那些不得志的干部提拨上来。”

????“正是如此。”

????陈美兰问道:“可是,你准备怎么演这场戏呢?”

????“呵呵……山人自有妙计,天机不可泄露矣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