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518章 观人于微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我在读大学的时候,有一位老师带了我整整四年,他叫易祥瑞,今年六十七岁,京城警官大学教授,刑侦系副主任,国内刑事侦查技术的权威,曾官至公安部部长助理、公安部技术局局长、国际刑警组织亚大区首席代表,是国内警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,他给我们上课的时候,我们都叫他老头子。”

????“老头子特有趣,第一堂课时就盯上了我,不但让我当课代表,还硬要收我当他的徒弟,说起来真是好笑,他逼我拜他为师的程度,完全可以用死皮赖脸来形容,结果我就成了他的关门弟子,大学四年,我成了老头子家的常客,那时候我的饭量很大,每顿能吃十二个包子,可那时生活费拮据,常常吃不饱,所以,几乎每个周末都去他家噌饭改善生活。”

????“那时候,老头子在京城在警界很有名气,辈份比部长都高上一辈,部长见了都要尊一声老师,可是,很少有人知道,老头子年轻的时候,有过一段灰暗的人生经历,你们可能不知道,关于他的简历档案,是从二十八岁开始记载的。”

????“本来,在十六岁初中毕业的时候,老头子就当上了警察,十九岁时成了独挡一面的刑事警察,可是,二十岁的时候,他因为得罪了领导,被贬到了边远山区一个荒无人烟地方,一个人看守无线通讯塔七年,整整七年啊。”

????“所谓是金子就会发光,终于有一天,老头子的一篇文章在报上发表,引起了一位警界前辈的重视和关注,老头子才回到了警界,不到十年就成了北方警界的权威……”

????刘长贵和吉伟义有心投靠向天亮,但向天亮就是没有明确的表示,却反而扯到了别的事情上。

????邵三河和李春南也好生奇怪,对于认准了的人或事,向天亮出手一惯的爽快,他现在急需人手,可人家的热脸,却贴在了冷屁股上。

????当某些朋友对你,尤其你正处高位时,刻意投其所好的,那他多半是因你的地位而结交,而不是看中你这个人本身,这类朋友很难在你危难之中施以援手。

????话又说回来,通过逆境来检验人心,尽管代价高、时日长,又过于被动,然而,其可靠程度却大于依推理所下的结论,因此,倒霉之时测度人心不失为一种稳妥的方法。

????显然,向天亮的故事,是说给刘长贵和吉伟义听的。

????邵三河笑着说道:“天亮,得知你这个关门弟子不当警察了,易老前辈有何感想呢?”

????“感想?在清河见面的时候,老头子踢了我两脚,就是他的感想。”

????吉伟义微笑道:“天亮的故事非常有启发。”

????邵三河道:“所以嘛,长贵,伟义,你们那点小挫折,其实算不了什么,天亮,你说是不是?”

????“是啊,广阔大海中中的一朵lang,人生道路上上一个插曲而已。”

????刘长贵才三十五岁,吉伟义甚至刚满三十岁,对于从政者来说,仕途才刚刚开始不久,即使被贬到基层,东山再起的机会有的是。

????刘长贵问道:“天亮,你对晋川镇的工作,有没有什么指示?”

????向天亮笑着说道:“长贵,今天不谈工作,只是聊天哟。”

????“噢……对,聊天,聊天。”刘长贵忙着笑道。

????其实,向天亮还想乘机再观察一下刘长贵和吉伟义。

????刘长贵长得仪表堂堂,一脸的英武,精气神十足,正是向天亮喜欢的形象。

????而吉伟义却是一付知识分子的外表,戴着高度的近视眼镜,文气而柔弱。

????向天亮在着重关注吉伟义。

????柔弱之人,未必就是君子。

????好欺侮弱者的人,必然会依附于强者,能抑制强者的人,必然会扶助弱者。

????但柔被弱者利用,却可以博得别人的同情,很可能救弱者于危难之间,弱者之柔很少有害,往往是弱者寻找保护的一个护身符,柔若被正者利用,则正者更正,为天下所敬佩,正者之柔,往往是为人宽怀,不露锋芒,忍人所不能忍。

????柔还有可能被好者、邪者所利用,这就很可能是天下之大不幸,他们往往欺下罔上,无恶不作;在强者面前奴颜卑膝,阿谀奉承,在弱者面前却盛气凌人,横行霸道,他们以柔来掩盖真实的丑恶嘴脸,让人看不到他的阴险毒辣,然后趁你不注意狠狠地戳你一刀,这才是最可怕的,正是这种人才善于耍手腕,以他的所谓柔来战胜他的敌人,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,他们往往长于不动声色,老谋深算,满肚子鬼胎,敌手往往来不及防备便遭暗算。

????在日常生活中,有的人总是毕恭毕敬的模样,一般而言,这样的人与人交际应对,大都低声下气,并且,始终运用赞美的语气,因此,初识之际,对方往往感觉不好意思,但是,交往日久,就会察觉这种人随时阿谀的态度,而致厌恶。

????观察了解,这种类型的人的幼年期,多数受到双亲严厉且不当的管教,而致心理扭曲,总是怀抱不安与罪恶感,心中有所欲求时,就受到内在自我的苛责,久而之久,这些积压的情绪经过自律转化,就现形于表面,这样的表象,是他们所自知的,却是难以修正的,因为借着毕恭毕敬的态度,他们才能平衡内在的不安与罪恶感,并且压抑益深,态度益甚。

????也就是说,他们外表的恭敬,并非内在的反映。

????这种人常常过分使用不自然的敬语,常是敌意、轻视、具有警戒心的表示,因为常识告诉我们,双方关系好时是用不着过多恭敬语的,口头的礼貌,并不表示对你的尊敬,而是表示一种戒心、敌意或不信任。

????公允地说,毕恭毕敬的柔弱者,大多并非是什么恶人邪徒,之所以强调对他们的防范,是因为在他们柔弱的表像给我们带来安全感之时,混迹其中的黑心者很容易偷袭得手。

????由此可见,当与外表平柔之人打交道时,应该力戒松懈,小心测试他内心的意图,而绝不能掉以轻心,以为此类人就可以不负重托,不行好邪,有言道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对外表毕恭毕敬的人更应如此。

????观人于微而知其着。

????语言是人类沟通的工具,从一个人的言谈,就足以知悉他的心意与情绪,但是,若对方口是心非,就令人猜疑了,这种人往往将意识里的冲动与**,以及所处环境的刺激,修饰伪装后,以反向语表现出来,令人摸不清实情。

????偶遇个性不投的朋友,往往投出社交辞令客套邀约,这种与本意相反的行为,往往造成内心的不安与恐惧,为求自我安慰,于是一而再再而三,因循成习。

????刘长贵健谈,但口风挺紧,吉伟义寡言,听得多说得少。

????酒品也是人品。

????向天亮忽地转移话题,又说起了喝酒的事。

????“来来来,我敬大家一杯,三河兄,你别象上回那样,又使诈啊。”

????邵三河举起了酒杯,“呵呵,你才使诈呢。”

????李春南笑道:“三河兄啊,一喝酒就使诈,不可不防啊。”

????邵三河一脸的憨相,为人淳朴,喝酒时却特爱使诈,小动作层出不穷,迥然不同。

????说到喝酒,向天亮还是最佩服姐夫李春南,大杯侍候,豪爽之极,直来直去,从不推辞。

????向天亮发现,刘长贵不保留,每每一干而尽不同,而吉伟义有些矜持,一小杯的酒,要分四五口喝下,慢条斯理的。

????五个人碰了碰酒杯,各各一干而尽。

????邵三河问李春南,“春南,长贵和伟义常与你一起喝酒,你知道他们的酒量吗?”

????李春南笑着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我既喝不过刘书记,也喝不到吉镇长,以我看,没有两斤,至少也有一斤半。”

????刘长贵笑道:“春南估计得差不离,但我们可从没赢过春南啊。”

????吉伟义也附和了一句,“是啊,我们的酒量不行。”

????向天亮的目光,扫视着酒桌上的其他人。

????无形之中,他在保持着对刘长贵和吉伟义的压力。

????如果说,“增减压力”这种正面进攻洞察人心的方法容易引发对抗,并且比较费力费时,那么,从反面下手的办法,则有不知不觉与不费吹灰之力的优点,它本身的缺点,竟然正是它的优点,用这种方法的人,往往会陷进“凡事都往坏处想”的泥坑,被人贬斥为“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”

????可向天亮自认为不是君子,换句话说,他鄙视伪君子,甘愿做个小人。

????邵三河瞅了向天亮一眼,他知道,向天亮正在观察刘长贵和吉伟义,也知道刘长贵和吉伟义两个人,正想方设法的“靠近”向天亮。

????可是,邵三河感到气氛有些怪怪的,至少有几分压抑,总之,这酒喝得不大痛快,没有那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。

????邵三河的脚,在桌底下踢了向天亮一下,他想知道,向天亮今天是怎么了?

????推荐佳作《官场桃花运》http://www.17k.com/book/417229.html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