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461章 县委的大门朝西开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当向天亮站在滨海县县委大院门口的时候,他心里的第一个感觉,竟然是人生地不熟。

????真是不可思议,他居然是第一次来到这里,哪怕他在这个地方读过三年书。

????城关镇的地形是两山夹一河,南山有不少山沟,县委大院座落在其中的一条山沟里,离着镇子两公里远,一条沿着山沟而筑的水泥路,连接起县委大院和镇子的联系。

????县委大院也是县政府大院,比不上经济发达地区,滨海县作为贫困县,还没有资格建造新的办公楼,建国四十多年来,县委县政府都是合署办公的。

????一看就知道是地主老财留下的宅院,三米多高的石砌围墙,古色古香,每隔百米的小炮楼还在,气派非凡,大院前的广场上,上百棵桉树和棕榈树,都是些几十年甚到上百年的老树。

????县委大院并不是依山而筑,而是建在一个山沟环抱的石岗上,四面都是山沟,沟深墙高,正符合它的老主人防海盗的需要。

????匪夷所思的还有,县委大院的门是朝西而开,而县委大院的所有房子,却都是朝北而建的。

????大院门口还是那种老式的传达室,还是穿着工作服的退休工人,不是一位而是两个,而且原则性还特强。

????不是县委大院里的车,不能进入大院,两个老头铁面无私,没有通融的余地。

????向天亮当然不会和两个老头计较,大小也是个领导了,领导得有派,领导的肚子里是能撑船的。

????夹着公文包,向天亮走进了县委大院。

????真是安静,上午九点,正是机关里忙碌的时候.

????三层的老式楼房,根据示意图,县委书记张衡的办公楼室,在县委办公楼三楼最靠东的那一间。

????向天亮一边在三楼的走廊上走着,一边在脑海里“复习”着,复习着他对县委领导的了解。

????张衡,五十一岁,祖籍东江省中阳市,一九六五年毕业于东江师范大学,分配到滨海县中学,一待就是十三年,一九七八年三月,在滨海县中学副校长任上,被破格提拨为县教育局副局长,一年后升任局长,一九八二年出任县人民政府副县长,一九八五年升任县委常委兼常务副县长,一九八七年任代县长,一九八八年出任县委副书记、县长,一九九零年,担任县委书记兼县**常委会主任。

????这就是张衡经历的概括,不是土生土长的滨海人,却在滨海成家立业,一待近三十年,先从教后从政,成了滨海县的最高领导。

????向天亮跟着张衡的秘书,走进了张衡的办公室。

????“张书记,向天亮同志来了。”秘书道。

????向天亮上前两步,“张书记,您好。”

????张衡抬起了头,微微的笑起来,他没有接秘书递来的文件,而是摆了摆手,示意秘书放下文件离开。

????然后,他站起身来,离开办公桌,走到向天亮面前,打量了几秒钟后,才伸出了右手。

????向天亮也在打量着张衡,不过,他的打量不如张衡直接。

????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,张衡个不高,瘦而精神,头发稀而整齐,近视眼镜,书生意气,向天亮的心里,亲切感油然而生。

????“向天亮,二十四岁,晋川镇凉棚岭村人,向家的第一个大学生,一九八八年毕业于滨海县中学,一九九二年毕业于京城警官大学,调任滨海县前,任清河市建设局政研室主任……”

????“张书记,您,您知道我?”

????坐到沙发上,张衡继续微笑着说道:“你三天前就来了城关镇,来的路上就碰到了一个走私团伙,你指挥县公安局打了个漂亮仗,收缴了价值六百余万元的香烟……”

????向天亮笑道:“张书记,我不是指挥,是协助。”

????张衡挥了挥手,“你别谦虚,一举为县财政增收五百万元,是滨海县有记载以来,一次性最大的财政收入,还未上任就送大礼,了不起嘛。”

????“真的,张书记,县公安局早就有了布置,我不过是顺手牵羊而已。”

????张衡笑着说道:“不用市委组织部的人相送,独自一人前来上任,别具一格啊。”

????“张书记,我不过是……”

????“有点舍不得离开清河吧?”张衡含笑问道。

????“呵呵……有一点点吧。”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起来。

????张衡点了点头,“工作上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????“张书记,我服从领导的安排。”向天亮回答得很快。

????说服从领导,而不说服从组织,这是说话的艺术,尤其是在主要领导面前,在单独会见的时候。

????张衡沉吟了一下。

????“上午是县常委会的例会,本来是九点半开始的,因为你的到来,会议推迟到十点半开始,会上将会讨论决定你的工作安排,这样吧,你先去组织部办一下手续,然后去陈县长那里报到。”

????“谢谢张书记。”向天亮起身告辞。

????没有想像中的热情,这是向天亮面见张衡后的切身感受。

????总的来说,是不冷不热,内冷外热。

????张衡是知识分子出身,难道,这是书生固有的含蓄和矜持。

????有点怪怪的味道。

????组织部里的都是例行公事,部长们都不在,都去了市里开会,和其他人没什么可谈的,这倒让向天亮省了不少口舌。

????冷,冷淡,这是向天亮在县委楼得到的总感觉。

????有政府楼里,却有股紧张的气氛。

????向天亮擅长感觉和体验,周围的环境,逃不出他的眼睛。

????县长陈乐天,四十九岁,清河市南河县人,军人出身,转业于十二年前正营级任上,后来的规迹与张衡有些相似,先任县渔业局长,后任副县长,再当常务副县长直至现在的县长,但却一路落后张衡,可以说是踩着张衡的脚后跟。

????身材高大,英武逼人,陈乐天的身上,隐隐然的透着军人的气质。

????“向天亮同志,欢迎,欢迎啊。”

????“陈县长,向您报到了。”

????陈乐天比张衡热情多了,握着手摇了摇,手上的力道更足,时间也更长。

????握手是一种最常见的礼仪,但向天亮却能凭着这个动作,判断出张衡和陈乐天的不同性格。

????张衡内敛稳重,陈乐天爽直外露,对比鲜明。

????一个象水,一个似火,水火不容。

????听说张衡和陈乐天矛盾很深,难道仅仅是性格的冲突?

????政治从来是个复杂的玩艺儿,是性格冲突也好,不是性格冲突也罢,真正的根源,还是利益的冲突。

????利益至上,权力只是工具,冲突仅是表现。

????陈乐天看着向天亮笑道:“向天亮同志,我可是很期待你啊。”

????“陈县长,谢谢您,您以后就叫我小向吧。”

????陈乐天笑着点头,“小向,李春南是你的姐夫吧?”

????“是,陈县长认识我姐夫?”

????“当然,我们都是从南疆前线下来的嘛。”

????“哦。”

????向天亮心道,这事得问问姐夫,不会是战友吧?

????“当然,你姐夫是一线部队,我是二线部队的,可惜啊,我没上过战场。”陈乐天有些感慨。

????向天亮微笑着说道:“我更可惜,连当兵的机会也没有啊。”

????“可是,你上过战场,比我强。”陈乐天笑道,他指的是,向天亮在清河的几次生死冒险。

????“呵呵,那些都不足为道啊。”向天亮谦虚的笑了笑。

????点了点头,陈乐天又问道:“小向,关于你的工作安排,你自己有什么考虑?”

????“陈县长,我服从领导的安排。”

????陈乐天笑道:“不不不,我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

????“真的,我自己还没有想过。”向天亮也笑了。

????“这就是说,哪个方面都可以?”

????“可以,可以这么说吧。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陈乐天站起身来,在办公室里踱了几步,拿起了电话。

????不一会,办公室里多了个年轻人。

????二十多岁,眉清目秀,看着挺机灵的。

????“李汉群,这是新来的县长助理向天亮同志,以后你就负责跟着向天亮同志。”

????“是。”李汉群点点头,回身看着向天亮,“向助理,您好。”

????向天亮握着李汉群的手道:“汉群同志,以后要多多麻烦你了。”

????陈乐天又对向天亮说道:“天亮同志,这是县办公室的李汉群干事,你看怎么样?”

????“谢谢,那我们先去了?”向天亮起身告辞。

????这又有点不合常规,县长助理是没有专职秘书的,在具体的工作中,县政府办公室会有专人配合,但是,通常这个人是由县长助理自己挑选,而不是由领导指派。

????陈乐天派李汉群来配合自己的工作,这是什么意思?

????他想监控自己?向天亮心道,这也太直接了吧。

????这时,陈乐天看了看手表,微笑着点头,“一个小时后,县委常委会上,将会有关于你工作分配的决定了。”

????“那我就等着了。”

????向天亮的办公室,是在政府楼的二楼,而县长副县长的办公室都在三楼。

????李汉群没有进来,因为,是向天亮把他打发走了。

????他想一个人静一静。

????县委大院里的气氛,太过怪异了。

????这边紧张,那边冷清,阴气重重,这是怎么了?

????一定有事,或者,一定有事将要发生。

????向天亮拿起电话,拨给了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邵三河。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