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370章 与虎谋皮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向天亮呵呵的笑了。

????“向高市长报告?张局,你是在喝茶而不是喝酒,就别说醉话了。”

????张行端起了脸,“我很清醒,不是在开玩笑。”

????喝了几口茶,向天亮摇头道: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你不想,也不会,更不敢。”

????“何以见得?”

????“你张局啊,有五不敢。”

????“哦,什么五不敢?”

????向天亮道:“堂堂的市长,初来乍到的,就想干欺男霸女的勾当,要不是大家罩着掩着,恐怕要卷起铺盖滚出清河了,他现在正羞愧难当呢,你现在还要提起来,等于往他伤口上撒盐,他会怎么看你呢,此乃第一不敢也。”

????“嗯,有道理。”张行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所谓家丑不可外扬,外扬家丑不是好事,你报告了高市长,最终只肯定是把你的家事公之于众,我也会添油加醋,把你的身世公开,最后就是你个人名誉扫地,只能掩面而行,组织上不但不会重用你,很可能还会让离开清河,你一旦离开清河,就象你母亲王子桂老太太一样,终将碌碌无为,你敢吗?”

????张行哼道:“好一个不敢.”

????“这第三个不敢呢,是因为你做得了初一,我只好来做十五,你让我无法在建设局立足,我就让你的建设不得安宁,鸡飞狗跳,建设局人事调整刚刚结束,正需要稳定,一旦把孙占禄、**同和姚金星三个人揪出来,就相当于在建设局来一次不大不小的地震,新来的市委领导还没烧完三把火呢,你敢引火烧身吗?”

????张行淡然一笑,“那倒是,平安是福嘛。”

????“还有,你和陈副局长的老公许西平是好朋友,据我所知,是最好的朋友,你向高市长汇报,等于把事情捅了出去,许西平会怎么看你,你连最好的朋友的老婆老保护不了,许西平还会要你这个朋友吗,许西平虽然还只是市财政局长,但论实力,不亚于洪成虎副市长,这年头不怕没老婆没钱,就怕没朋友没权,你不会想做孤家寡人吧。”

????张行微微的点头,“这问题很现实啊。”

????“最后一个不敢,就更不用说了,你要是报告了高市长,那么,省公安厅江厅长就会知道,江厅长可是刚离开清河回省城,一个省委常委刚替市长擦完屁股打了圆场,心里正晦气着呢,你说你把事情捅出去捅上去,你有好果子吃吗?”

????张行笑了,“分析得有条有理,我被你说服了,所以,我决定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了。”

????“呸。”

????向天亮毫不客气的碎了一口,“你以为你是谁啊,要不是看在含玉小丫头的面上,我早跟你分道扬镳了。”

????“哎,含玉没给你写信?”

????“我们的事不用你操心,少转移话题,该你坦白交待了。”

????“你想知道什么呢?”

????向天亮靠到墙上,眯着眼睛说道:“听我送给你的战利品,你一定认真的学习研究了,谈谈你的感想吧。”

????喝了几口茶,张行苦着脸道:“其实,他们的事情,我早就知道了……”

????向天亮理解的点了点头,“算了,我也不想再戳你的伤痛,但有一个问题,我始终不明白,他们那个五人帮,难道就没有人知道?”

????“是的,那只是一个传说,到底有没有真的五人帮,除了他们自己,谁也没见过。”

????“他妈的,隐藏得够深的啊。”向天亮叹道。

????张行问道:“你来了快一年半了,就没听说过?”

????“唉,昨天晚上刚知道的。”

????张行又点了一支烟,闷闷的吸着。

????“要说五人帮这个词,我第一次听到,还是五年前,是当时的副局长常中林告诉我的,那时候,测绘局刚并入建设局,我还是城乡规划编审处的的副处长,常中林是老局长劳诚贵的死党,和郭宏达却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。”

????“有一次,恰好常中林带我去省城出差,就我们两个人,他多次旁敲侧击的试探我,我如坠云里雾里,他最后说,你别放在心上,我以为你是五人帮成员之一呢。”

????“我当时没有根基,一把手劳诚贵又忌惮外来户,所以我很想交好常中林,出差回来后,我经常往常中林家跑,所谓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终于,他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

????“常中林说,在建设局里,郭宏达是唯一能抗衡劳诚贵的人,他有两个圈子,一是明的,一是暗的,其中那个暗的,就是五人帮,人数虽不多,却威胁最大。”

????“接着,他说五人帮的成员,至今除了郭宏达,他就知道其中一个人,就是我老婆姜珊,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,常中林还说,他做过调查,郭宏达早在九门县时,就和姜珊关系密切,他以为我也是五人帮成员,所以才多次试探我,在确认我不是后,他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我。”

????“从那时开始,我和常中林成了忘年之交,我们的关系甚至连劳诚贵都不知道,我们开始秘密调查所谓的五人帮,但穷其精力,仍然收获不大,姚金星是我们五年调查的唯一成果,而**同,我们一直只是怀疑,至于孙占禄,我是在昨天才明白,他是五人帮里的骨干成员。”

????“如果不是常中林在背后支持我,我要么精神崩溃,要么早就和姜珊分道扬镳了,常中林让我学会了忍,他说得对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为了报仇而报仇,报仇就显得毫无意义,他说凭我一个副科级,恐怕不但仇报不了,而且还会毁了自己。”

????“所以,这五年来,我就是抱着一个忍字过来的,因为我必须等待一个机会,既不伤及自己,又能一举报仇,现在,我觉得机会来了。”

????“常中林帮助我升任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,我亲生母亲又助我坐到了局长的位置,在朋友的介绍下,我又结识了高市长的秘书谢千叶,通过谢千叶,我应该能搭上高市长这条线,所以,我觉得我的机会来了。”

????“冥冥之中,机会来了,在国际大酒店的通风管道里,我听到了姜珊和孙占禄的密谋,我当时就知道,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,我绝对不能放过他们……”

????“哎,还需要我再说下去吗?”

????向天亮似乎走神了,张行不得不停下来,略有不满的提醒道。

????不料,向天亮扭过头去,对着墙壁喊道:

????“常局长,你耳朵不好,何必隔墙而听,不如过来同饮一杯吧。”

????张行笑了,“就知道瞒不过你。”

????“哈哈,小向你果然厉害啊。”

????随着笑声,一位白发老者飘然而进。

????他正是常中林,原建设局副局长,现在是市政协委员。

????不等向天亮起身相迎,常中林就按住了他的肩膀,自己也很快坐到了茶桌边,“都是自己人,别讲究婆婆妈那一套嘛。”

????张行忙着敬烟敬茶。

????“自己人?”向天亮念叨着,颇有深意的笑了。

????常中林微笑着问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????“不是。”向天亮摇着头。

????“你为了在建设局立足和进步,张行在局长位置上为了立足和进步,目的一致嘛,怎么不是?”

????向天亮笑道:“自己人还搞隔墙听风这一套,您老人家累不累啊。”

????“噢……哈哈,这你得怪张行,他对你不放心,所以才让我在隔壁等着,你当我乐意干这种活啊,哈哈……”

????常中林爽朗的大笑不已。

????向天亮被常中林的爽直所感染,抱拳作揖道:“请前辈指教。”

????常中林收起笑容说:“小向,打胜仗并不难,难的是善后工作。”

????张行也点着头说道:“小向,这也是我今天约你来的目的。”

????“你们想瞒天过海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?”

????张行又点点头,“有这个想法,想找你商量来着。”

????向天亮立即沉吟起来。

????常中林和张行值得信任吗,向天亮的心里,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????就象机关里常见的红头文件一样,都是有一定期限的,官场上的合作或结盟,也不可能是永久性的。

????没有永恒的朋友,没有永恒的敌人,能永恒的,唯有利益。

????张行不是善类,他的善是装的,是逼出来的,就象他怕老婆的名声一样。

????一旦他有了一把手真正的权威,回过头来,又会是一付什么面孔呢。

????更何况,张行做不到一手遮天,在建设局里,副局长杨力恒正冉冉升起,实力能力不输张行。

????和张行合作并结盟,采取一边倒的立场,既得罪杨力恒,又不符合向天亮的风格。

????合作是必须的,有限的合作,保持距离,敲敲边鼓,呐喊几声,又是必要的。

????**同说得对,只有拿住人家,才是跟人家合作的前提条件。

????与其与虎谋皮,不如画猫**,二叔说的。

????“常局长,张局长,你们的具体想法是什么呢?”

????常中林微笑着说道:“小向啊,你很年轻,路还很长嘛,看人看事,都要把眼光放远一点。”

????“呵呵,常局长啊,我读书不多,咱们能不能……能不能说点让我听得懂的话啊?”

????“哈哈……好嘛,咱们就开门见山,直奔主题。”

????向天亮忽地挥了一下右手。

????“千头万绪,我有一个先决条件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