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351章 过去的一点残事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江云龙接过向天亮递来的书包,掀看一眼后,没有说话,只是把书包交给了郭启军。

????“江厅长,还有……对不起,我怕隔墙有耳。”

????顾不得尊重和礼貌,向天亮趴在江云龙的肩上,凑到他耳边,把方玮临死之前说过的三个数字:七**、四五六、一二三,悄悄的告诉了江云龙。

????江云龙点点头,在嘴里念叨了一遍三个数字。

????“小向,你听得没错吧?”

????“没错,她说了两遍。”

????“你认为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向天亮摇摇头,“一定有什么意思,但我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????江云龙淡淡的一笑,“以你的能力,总会有自己的判断吧,哪怕是荒谬的。”

????“这是一个座标,一个三维的立体座标,它就是那个地方。”

????“嗯。”江云龙微微颌首,把目光转向了郭启军,“启军,把书包里的日记本拿出来,给大家看看吧,小向,你给大家介绍一下。”

????一共五本日记,三大两小,全是牛皮纸做的封面,大的二十四开,小的三十二开,厚度都在一厘米左右。

????“各位,这是邱子立遗留下来的日记本,是我在陈青龙的地下办公室找到的,据我,以及方玮和陈青龙,大家的综合认识,邱子立将他在走私活动中获得的巨款,隐藏在一个非常秘密的地方,而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,具体位置在哪里,一答案应该就在这五个日记本里。”

????周台安翻了翻日记本,笑着问道:“小向,你应该有所研究了吧?”

????向天亮也笑着说道:“周局啊,我能不研究吗?据说邱子立的巨款至少在五千万以上,甚至是上亿元,我要是能找到后交给你们,你们哪怕给我千分之一的奖励,都够我娶个老婆了。”

????众人均笑了。

????郭启军问道:“小向,说说你的个人心得吧。”

????“是这样的,世界上最难破绎的密码,是一个人自己毫无章法制订出来的,只能自己一个人看得懂的密码,就是通常所说的特定密码,在近代间谍史上,出现过只有两个单线联系人之间才能听懂的特定密码或密语,这种联系方法的好处是,即使让你在旁边听着,你也不会听懂他们在说些什么,坏处是一旦其中一个死亡或失踪,这套特定密码就失去了作用,而且为了记住这种特定密码,需要进行特别的艰苦训练,而邱子立精通数字游戏,疑心病极重,不相信任何人,所以,他设定的密码或密语,一定只有他自己才能读懂,堪称死码。”

????周台安叹道:“就象我们通常所说的天书,只有神仙才读得懂了。”

????“可以这么说。”向天亮点头道。

????余中豪问道:“小向,你的意思是说,它的设定根本就没有规律?”

????“只有一条规律。”

????“什么规律?”

????“没有规律,就是规律。”

????郭启军问道:“那依你看,该怎么破解邱子立的这个秘密。”

????“怎么说呢,我认为,它已经超出了人脑智力所能解决的范畴,所以我建议,派人送到公安部破绎中心,利用那里的大型计算机,列出所有的答案,去掉不可能的和不成立的,然后对可能的答案进行一一排除,也许这样,我们才能找到邱子立留下的巨款。”

????略作思考,江云龙说道:“启军,台安,这事就交给你们了,让中豪和剑南具体负责,争取尽快找到邱子立留下的巨款,然后,我再把寻找陈青龙留下的巨款的任务交给你们。”

????郭启军和周台安忙着应是。

????江云龙又看向了向天亮,“小向,开你的车,陪我出去走走。”

????向天亮知道江云龙有话说。

????桑塔纳轿车开着空调,在晌午的街道上,缓缓的行驶着。

????江云龙看着窗外不说话。

????向天亮小心的问道:“江厅,您老派余中豪和肖剑南两个人负责,是为了互相牵制吧?”

????“聪明,看出来了?”

????“嘿嘿,郭局和周局面和心不和,肖剑南和余中豪分属二人的阵营,让两边的人共同参与,正好可以互相制衡,您老想得真是周全。”

????江云龙哼了一声,“你要是答应我,回来干警察,就没他们什么事了,这种事,交给你去办我最放心。”

????向天亮赶紧说道:“江厅,这个问题不存在了,不存在了。”心里想道,咱在建设局干得好好的,去当警察,傻啊。

????“小向,你不想问问我,怎么知道你有那两样东西吗?”

????向天亮道:“还用辶么,您那个特务张昭呗,他这个人,肯定看到我顺手牵羊了。”

????点了点头,江云龙笑着说道:“你心里老是惦记着两笔巨款,能当好你那个什么政研室主任吗?”

????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
????“唉,现在我轻松多了,无牵无挂一心一意。”

????“嗯……在建设局干得怎么样?”

????“还行,玩儿混儿呗。”

????江云龙笑道:“臭小子,当干部怎么是玩和混呢。”

????“呵呵,我不会说官话。”

????“需要我帮你吗?”

????“江厅,千万别。”

????“真的不需要帮忙?”

????“不需要。”

????江云龙微微的点头,“你参加工作不到两年,就升到了正科级,缺少积淀和说服力,这样也好,先踏踏实实的干几年吧。”

????“等我干不下去了,再去省城找您。”

????“哈哈,一言为定。”

????轿车在清河江边停下。

????两个人都没有下车。

????“江厅,谢自横和于飞龙的案子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你还关心着他们?”

????“他们是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人啊,没有他们,我现在就是您手下的兵,正是因为有了他们,我才走上现在的道路。”

????江云龙道:“他们啊,省厅和省纪委已经结束调查,上周已正式移交省检察院,省检察院指定中阳市检察院负责起诉他们的案子,并将由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审理。”

????“他们,他们到底是什么事呢?”向天亮很想知道。

????江云龙道:“谢自横这个人啊,其实没有其他大问题,只是他在滨海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的时候,他犯下了一个不可饶如的罪过。”

????“罪过?”

????“对,谢自横在一次办案过程中,和一个持枪杀人犯发生了枪战,杀人犯当场被击毙,但是,谢自横也误杀了一个过路的人,以谢自横的能力和当时的情况,他完全可以伪装现场,制造出路人被凶犯开枪打死的假象,事实上他也那样做了,可问题在于,作为业余摄影爱好者的于飞龙,恰巧就在现场附近,恰巧用照相机拍下了当时的情况,而谢自横当时负伤后,并没有马上发现于飞龙,因此,事过之后,精心准备以后的于飞龙,去找谢自横摊牌的时候,谢自横只有就范,从些两个人结成了畸形的同盟关系,谢自横因为破案有功而被提升为局长,并顺利进入县委常委会和兼任县政法委书记,而于飞龙这个机关里的普通办事员,在谢自横的提携下,很快升为科级干部……”

????向天亮听罢,想起谢自横和于飞龙之间的奇怪关系,这才恍然大悟。

????“我说么,谢自横为什么那么害怕于飞龙,原来是这种关系啊。”

????江云龙点着头道:“谢自横算是做了点好事的,他调到清河市局以后,没有被当时泛滥的走私热潮所淹没,他算得上是个好警察吧,在经济上,他的问题也不大,据我估计,七八年以后就能出来了,于飞龙也差不多……你的两个滨海老乡,也就这样喽。”

????向天亮道:“我承认,谢自横和于飞龙都不算是太坏的人,如果没有滨海发生的误杀意外,他们就是好人了。”

????“是啊,如果不是被人举报了,他们还是好人,还在台上……人啊,有时候是很难分清好坏的,小向,路还很长,你刚开走,就慢慢去认识体会吧。”

????向天亮犹豫了好一会,才问道:“江厅,我,我想去看看他们,这,这行吗?”

????“看他们?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江云龙沉吟了一下,“算了吧。”

????“噢……”向天亮不再坚持了。

????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,江云龙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小向,你现在做得很好,我相信你以后还会做得更好……我很看好你,所以,把过去忘掉,把谢自横和于飞龙忘掉吧。”

????向天亮默然,他确实没有必要再去牵挂谢自横和于飞龙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????“我明白了,江厅,谢谢您。”

????“嗯,咱们回去吧。”

????“行。”

????“小向,别忘了我们的约定。”

????“忘不了,有事打电话给您,到了省城一定去看望您。”

????“哈哈,别忘了就好。”

????向天亮把江云龙送回去,道过别后,开车离开了金盾酒店。

????警察,这个神圣的词,离他远去了。

????下午的阳光,仍然毒辣,晒得柏油马路闪闪发光。

????向天亮戴上了墨镜。

????忽然,他发现了右前方的人行道上,一个女人的身影,是那么的熟悉。

????咦,这不是局长张行的老婆姜珊吗。

????大热的天,又是星期六下午,她左顾右盼,匆匆而行,行迹有点可疑啊。

????向天亮的好奇心,一下给勾起来了。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