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296章 结案前的调查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推门而进的,是市公安局副局长余中豪。

????一看余中豪,向天亮就乐,他惦记者着他屁股上的枪伤,都说屁股上的伤最难好,这家伙怎么好得这么快呢。

????二看余中豪,向天亮来气,这家伙摇身一变,竟成了专案组的头头,现在更厉害,省公安厅调查组的成员,负责对这个案子结案和调查核实。

????三看余中豪,向天亮手痒,他想揍他,负伤住院一个月来,他竟封锁了病房,不许任何人探望。

????肖剑南看见余中豪,有两种感觉,又气又无奈,气的是余中豪把他当成了与走私团伙有牵连的人,无奈的是他确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,光他家地板下那三张银行存折,就够他解释一阵子的。

????邵三河看见余中豪,心中的感受也有两样,一是闷气二是尴尬,有气不能撒,只能闷在心里,他也是堂堂五尺汉子,搁在过去,早就开骂撒野了,可现在拖家带口,年近中年,气比以前要少了,余中豪对他来说,高高在上,他惹不起,也惹不了,尴尬的是,他是余中豪亲自点的将,现在倒好,案子办完了,反过来还要接受调查,让他情何以堪。

????向天亮瞪了一眼,肖剑南哼了一声,邵三河低下头,装作没看见。

????三不见。

????余中豪也很尴尬。

????他还不至于面子这么薄,问题是后面还跟着省公安厅调查组的三个人,还有走在最后的,是省公安厅厅长江云龙。

????江云龙背着手,进门后,就占了病房里唯一的凳子,面上没什么异样的表情,看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思想。

????余中豪咳嗽了一声,终于开口了,“三位,正好你们都在,关于这个案子的有些情况,我们想找你们核实一下。”

????有江云龙压阵,向天亮和肖剑南可不敢造次,尤其是肖剑南,他还得继续穿警服呢。

????不过,沉默也是态度。

????余中豪走到病床前,刚坐下,向天亮赶紧闭上了眼睛。

????“向天亮,我可以先问问你吗?”

????向天亮偷偷开眼,瞥了一下余中豪,这家伙的屁股,只有半边坐在床上,一定是伤口还没好利索。

????“余中豪,你他妈的噜嗦个屁,有话就说,就屁就放。”

????余中豪气道:“向天亮,你注意你的态度啊。”

????“我呸你个头啊,余中豪,你拍着良心说说,老子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的时候,你他妈的在哪里?你有资格来调查我吗?”

????余中豪道:“我是省公安厅任命的调查组成员,我怎么没有资格调查你?”

????向天亮慢慢的坐起来,指着那三个陌生的人道:“你们三个,请先出去。”

????那三人似在犹豫,江云龙摆摆手,那三人才离开了病房。

????向天亮又看着余中豪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余中豪,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?”

????“你想做什么?”

????“老子想揍你的屁股。”

????话音未落,向天亮那条完好无损的左腿,突然从被窝里冒出来,一曲一伸,狠狠的踹在余中豪的屁股上。

????猝不及防的余中豪,惨叫一声,踉跄着扑倒在地板上。

????“余中豪,我告诉你,在这个案子里,凡是活着的人当中,你是最该接受调查的人,江厅长委托你帮助配合我开展工作,你只是帮助和配合,邵三河是你我认可的好兄弟,我当然会接受,因为我确实需要搭挡,可是,你他妈的不但亲自掺和我的工作,还千方百计的把任勇派到我的身边,更气人的是,你还在我和三河的隐蔽地附近,专门设了一个点监视我们,最让我们不能接受的是,你派来的任勇,却是对方的卧底,就是这个任勇,在我们最危险的时候冒出来,如果没有张昭,我、肖剑南和邵三河,我们三个人恐怕早就葬身于地下了……从这一点上来说,你有重大嫌疑,你得接受我们的调查,他妈的,你现在来调查我们,你有这个资格吗?”

????肖剑南大笑着道:“兄弟,说得好,打得更好。”

????邵三河不表态,但一脸的憨笑,等于表明了他的态度。

????余中豪艰难的爬起来,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心里窝火,又不敢发作,只好转身看着江云龙。

????江云龙板起了脸,又摆起了手。

????余中豪悻悻的走了。

????江云龙看着向天亮,“臭小子,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

????“领导,把我们三个封闭起来,外面岗哨林立,我们到底是什么啊。”

????江云龙轻笑道:“这个不是什么问题,余中豪没有这个权利,是我亲自下的命令,不信你们出去看看,都是我派来的人,他余中豪有权利调动我的人吗?”

????“可是,领导您这,这有点过了吧?”

????江云龙道:“一防陈青龙余党的报复,二防那些媒体朋友,三防某些人打你们的注意,为了这三防,你说有没有必要派人来为你们把门呢?”

????“噢……好象说得有些道理。”向天亮咧嘴乐了。

????“说得有些道理?臭小子,真没良心,这是部长级的待遇,连我江云龙都没有资格享受啊。”

????向天亮乐道:“行行,我检讨,我道歉,算我狗咬吕洞宾,不识领导的好心。”

????“哈哈,那就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吧。”

????江云龙一说粗话,让大家都听傻了,继而陪着江云龙一齐笑起来。

????“领导,您想问什么?”

????“现在可以问了吗?”

????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领导,您,您这一客气,不让我无地自容么。”

????江云龙笑了笑,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微型录音机,朝着向天亮晃了晃。

????向天亮忙不迭的点头。

????江云龙收起了笑容,“这个案子,引起了中央领导,还有部里和省里的高度重视,我们下面的谈话,将会以内参的形式呈送有关领导,肖剑南,邵三河,作为此案的参与者,你们就参加旁听吧。”

????病房内顿时肃然。

????微型录音机开始了转动。

????江云龙:“向天亮,我问你,你们从地下死里逃生出来以后,你又去了哪里?”

????向天亮:“我和张昭一起去了市委大院,去找市委副书记张海峰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你们为什么要去找他?”

????向天亮:“因为方玮临死之前,跟我说了一句话,她说,郑军波和任勇都是张海峰的人,张海峰就是神秘人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就方玮的一句话?”

????向天亮:“是的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没有其他的证据?”

????向天亮:“没有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嗯,你们去市委大院,听说是带着武器去的?”

????向天亮:“是的,我们把站岗的武警战士揍晕了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然后呢?”

????向天亮:“然后我们直接去了张海峰的办公室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他见到你们后,第一反应是什么?”

????向天亮:“我们进去后,他的秘书拦住我们,是我下令,命令张昭打晕了他的秘书,接着我们踹开了他的办公室,看到我们手上的枪,和我们身上的血和伤,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,先楞了一下,马上就淡淡的笑了,他说,你们不坐一下吗,我说,不必了,他问,怎么找到我的,我说,方玮说的,他又笑着说,娘们啊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继续说下去。”

????向天亮:“我说,张海峰,你跟我们走吧,他说,凭什么,就凭方玮那娘们的一句话,我说,其人将死,其言也真,他笑着反而坐下了,说,你们没有权利抓我,我说,方玮还说了一句话,是托我带给你的,他问,什么话,我说,你在老家为父母翻修房子时,把这么多年来弄到的钱全部变成金条,又把金条都砌进墙内,小心台风刮来把墙都刮倒了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他无话可说了吧?”

????向天亮:“对,他脸色一变,再也没有说话,然后突然朝窗口跑去,从敞开着的窗口跳了下去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你们没有阻拦他?”

????向天亮:“没有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你们当时完全能拦住他的,据张昭报告,他要开枪打张海峰的腿,被你拦住了,我想知道为什么?”

????向天亮:“不为什么,他有权选择他的死法,而我尊重他的死法,我们在他的办公室里,搜出了手枪和三种剧毒药品,他早就做好了随时自杀的准备。”

????江云龙:“哼,抓起来先审后毙不是更好吗?”

????向天亮:“领导,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,他手下的人,邱子立、方玮、郑军波和任勇,只有这四个人,他们全死了,再没有能证明他就是那个能呼风唤雨的神秘人,抓起来有用吗?”

????江云龙:“他老家房子里的金条,不就是证据吗?”

????向天亮:“领导啊,别忘了他在外地工作了五年,他一推三不知,您找谁证明去?”

????沉默了一会,江云龙关掉微型录音机,“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
????“领导,那我们?”

????江云龙起身笑道:“你们自由了。”

????“哎,那些金条,都,都取出来了吗?”

????江云龙点了点头,“价值三千万。”

????“那您打算,打算给我们多少奖励,百分之五,还是百分之十?”向天亮涎起了脸。

????“臭小子,做梦去吧你。”江云龙边走边道:

????“外面正在经历一场政治强台风,你们三个不要出去,最好老实的待在这里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