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266章 对手是谁都不知道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枪声过后。

????倒下的不是向天亮他们,而是那三个家伙,不,树丛里还有两个。

????向天亮和邵三河面面相觑。

????援兵是谁?

????趴在邵三河背上的余中豪,冲着树林喊道:“出,出来吧。”

????树林里走出来一个人,手里拿着两把手枪。

????“天亮,三河,他,他叫任勇,我,我带来的。”

????任勇收起枪,走过来道:“天亮同志,邵所长,你们好,我是市刑侦支队一大队的。”

????“噢……你好,你来得太及时了,否则我们全栽了。”向天亮握着任勇的手道。

????任勇微笑道:“师傅怕你反对我来,只能让我和你们保持至少五百米的距离。”

????向天亮见过任勇一两次,知道他是余中豪带出来的人,市刑侦支队一大队的副大队长,三十不到,精明干练,同辈中的佼佼者.

????“呵呵,任队长,你的师傅屁股上中了一枪,你快去背他吧。”

????嘴上笑着,向天亮心里老大的不高兴,这个余中豪太不象话了,说好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参加的,怎么又多了个任勇出来,他这不是等于留了一手吗。

????任勇出手救了大家,可向天亮一点都不买帐,下了山,他和邵三河坐别克车走,让任勇坐他自己的车,把余中豪送往医院。

????邵三河也看出来了,看出了向天亮的不高兴,他早看出了向天亮和余中豪之间的不同。

????“向兄弟,你是对任勇的加入不高兴吧?”

????“你说呢?”向天亮微笑着。

????“我也觉得不太妥当,至少事先要告知我们。”

????向天亮笑道:“这话只能咱俩说说,毕竟任勇救了我们。”

????邵三河点了点头,“我们就这样回去吗?”

????“怎么,你想杀个回马枪?”

????“呵呵,是有这个念头。”

????向天亮摇了摇头,“不必了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向天亮微微一笑,“你注意到任勇的身上没有?多了个什么东西?”

????想了想,邵三河恍然道:“对讲机。”

????“对,他带着对讲机,如果是单独行动,他用得着带对讲机吗,余中豪和我们一样,都没带那玩艺儿嘛,说明任勇身后还有人,而且不止一个几个,是一大批人。”

????邵三河点着头道:“我明白了,这个时候,任勇的大队人马,正在包围方家大院。”

????“这个余中豪,习惯的来这么一手,他既不相信我们,又有点抢功劳的意思,毕竟他主管刑侦,这是他的本职工作,让我们两个人破了案的话,他的脸往哪儿搁啊。”

????邵三河憨憨的笑了。

????“三河兄,你这笑有点意思嘛。”

????握着方向盘,望着前方,邵三河笑得更开了。

????“向兄弟,余局长打的如意算盘,恐怕要落空了。”

????“哦?你说。”

????邵三河道:“我们上山后,我就感到奇怪,余局长为什么不带我们走那条路,现在看来,他的大队人马就埋伏在山下的粮库里,但又不好跟你明说,他只是把我们当作尖兵而已,根本不指望我们有真正的突破。”

????“说得对,你认为他们会有收获吗?”

????邵三河摇摇头,继续说道:“那些人训练有素,组织严密,肯定早有准备,一旦暴露,就会迅速撤退,消失得无影无踪,枪战发生的时候,派人包围他们,说不定还会有点收获,现在上去,怕是连张纸都不会给你留下的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”向天亮暴笑不已,“三河兄,所以还用得着咱们去杀回马枪吗?”

????“那我们现在?”

????“洗澡喝酒睡觉呗。”

????邵三河又笑了,“向兄弟,和你一起干活,痛快啊。”

????“那你还怕鬼吗?”向天亮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????“嘿嘿,枪声一响,我就啥都不顾了,你不提起来,我还忘了有这茬呢。”

????“呵呵……”

????说笑着回到城里,向天亮和邵三河并没有去海涛路的据点,他现在不相信余中豪了,余中豪是知道那里的,所以那里已经不安全了。

????索性住到宾馆里去,潇洒一回。

????其实向天亮早就预订了房间,洗了澡后,他和邵三河很快的对饮起来。

????“三河兄,你帮我分析分析,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

????邵三河不好意思的笑起来,“你是大行家,我哪敢班门弄斧呀。”

????“哎,你是军人,有实战经验的军人,你的看法很重要。”

????先喝了几口酒,邵三河想了想道:“先说我们这边,我觉得,我觉得余局长好象对方家大院蛮了解的,不象他所说的不知道,我估计,他早就注意到方家大院,还可能派人盯过,只是没你这样直接,他想放长线钓大鱼,你是直截了当的去端人家的老窝。”

????“嗯,我也有那种感觉,余中豪也是很在乎功名的,这样的人难免会自私,有些东西就会藏着掖着,所以我一开始就没全指望他。”

????邵三河又说道:“对余局长突然把那个任勇拉进来,我也有意见,这不等于把我们给暴露了吗,当初余局长自己说得很明白,保密是第一位的,现在成了一句空话了。”

????“是的,我当时是需要帮手才找他要人,要求是下面的人,他可以说是求之不得,因为他正好可以随时掌握我的行踪嘛。”

????“呵呵,他有过这方面的暗示。”

????向天亮道:“后来他看你我走得太近了,很难让你说出什么来,所以,他就让任勇出场了。”

????“你是说,他想把任勇派到我们这里来?”

????“一定会的,有合适的机会,他就会提出来。”向天亮点着头。

????邵三河问道:“你会答应吗?”

????“当然,为什么不呢,正好将计就计嘛。”

????邵三河笑道:“这个任勇是把好手,是余局长收的第一个徒弟,他们那一辈人里,他可以排得进前三的。”

????“三河兄,你再说说那帮家伙的情况。”

????邵三河思忖着,“我也一时说不好,首先从他们的装备上看,应该是搞海上走私的,清一色的ak47,除了他们,陆上的人没有那么大的气魄。”

????“是的,清河的治安状况,其实是比较好的,能够有组织有规模的,也就是那些搞走私的,有钱么,来钱又容易,排场就大,俗话说井水不犯河水,兔子不吃窝边草,他们很少和警察对着干的,这一次,我们是捅了马蜂窝了。”

????邵三河继续说道:“回来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,这是帮什么人啊,看着挺训练有素的,象模象样,但似乎没有多少实战经验,枪法也太差了,要是稍微准一点,你和我就难以全身而退了。”

????向天亮一脸的凝重,“三河兄,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判断。”

????“什么判断?”

????“他们的头头,一定是个军人,很可能还上过战场,因为没有实战经验的人,很难有象今晚那样的布局,先放我们进去,然后企图把我们消灭在那片水稻田里。”

????“有道理,他热衷于用军队的方式管理手下,可惜,毕竟是乌合之众,再怎么调教也变不了军人。”

????向天亮微笑道:“但他不是一个好教官,或者他自己就是个半吊子,或者他没时间调教手下。”

????“可他会打仗,知道在那座山上对付不了我们,所以他先放我们进去,然后在战斗打响后,利用地形设了两道埋伏堵截我们,看来是早有防范啊。”

????邵三河笑道:“今晚的黑暗天气帮了我们,在这种环境下,我们比他们强,否则,我们真的要吃大亏了。”

????“哎,你知道咱们清河,有多少人在南疆前线待过吗?”向天亮问道。

????邵三河想了想,“要咱们清河人在南疆前线待过的,是有不少,但待过和打过仗的可不一样,象你姐夫和我,还有肖剑南,都算打出点名堂了,在军队的内部通报里露过脸的,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多啊。”

????向天亮喝了几口酒,继续问道:“在哪里能查到这类信息?”

????“这个么,多了,市县两级的军事部门,警备区和武装部,预备役指挥机关,市县两级公安机关,还有,市县两级的民政部门。”

????“呵呵,这就好办了。”向天亮立即想到了老领导高兴,建设局前副局长,现在的市民政局局长。

????“噢对了,组织部门和人事局也应该有记录,还还市委档案室,在他们那里,打过仗的人,也是作为特殊人才记录在档的。”

????向天亮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特殊,特殊个屁,我姐夫还丢了几根手指头呢,他们还不照样打发回家种田啊。”

????“是啊,我们都为你姐夫不平,英雄流血又流泪啊。”一想到战友的遭遇,邵三河感慨不已,不就犯了点小错误么。

????向天亮看着邵三河道:“三河兄,类似于我姐夫遭遇的人,你认为还有吗?”

????邵三河心里一动,“你是说,对方是个军人,打过仗,立过功,但因为某种原因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从而走上犯罪的道路?”

????“这只是我的猜测。”

????“我同意你的判断,下一步你准备顺着这条线索查吧。”

????向天亮笑着点头,“明天,我们先去民政局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