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245章 张行的身世之谜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柳清阳微笑着继续说道:“尽管自那次以后,他再也没来看过我,但我知道,我的那番话,对他还是触动很大,而且因此而改变了很多。”

????向天亮点着头道:“要不是他当上了副局长,我对他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,在我们建设局现在的正科级以上干部里,他的确是佼佼者。”

????缓缓的点了点头,柳清阳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那是因为他学会了忍。”

????“忍?”

????“对,忍,心字头上一把刀的那个忍,张行忍了好几年,从一个纯技术人员忍成一个政工干部,真是难为他了。”

????忍是一种心境,也是有道之人的修养,需要能扛得住割心的痛,大忍者能成大事,智者谈忍,是在积蓄力量,忍出的众生相,道不尽人间的酸甜苦辣咸,一个人锋芒毕露,终将招至他人的妒嫉继而攻击陷害。

????优势的人,不能过于暴露和炫耀,优势可以在别人不知情的时候爆发而一鸣惊人,成为一剑封喉的利器,将优势藏一点并非坏事,盘马弯弓,引而不发,一旦出击,犹如幽林中的响箭,关隘上的伏兵,这样才能将优势的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至。

????柳清清哼了一声,“可惜,他还是忍得不够,终于跳出来了。”

????“是啊,他没忍住,忍得不够,是假忍……那是因为他转型得太成功了,一次党校培训,就让一个根本不知官场险恶的书生变成正科级干部,实在是太不严谨了。”

????成功,有时候包含着太多的毒素,其中的一大毒素,就是错误地认为自己是天才。

????除此之外,成功还会让人松懈,自我膨胀,最终让你昙花一现,虚假的光芒也瞬间熄灭。

????向天亮微笑着说道:“秀才造反,十年不成,张行就是个秀才嘛。”

????柳清清道:“一个张行成不了气候,没有那个王子桂老太太,他也不会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????“说对了,关键还是那个王老太太哟……”

????柳清阳笑得意味深长,把个“哟”字拖得老长老长。

????向天亮乘机道:“柳老师,我今天来,是有件事向您请教。”

????“我知道你小子有事找我,刚才那番话,虽然是我教训张行的,其实对你也有用嘛,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????“我想拿住张行。”

????柳清阳楞了一下,“拿住张行,就凭你?别忘了还有个王老太太,要想拿住张行,就得同时拿住王老太太,这对你来说,难度太大了。”

????“我有一偏招。”

????“呵呵,啥偏招?又故伎重施,拿风水吓唬他们?”柳清阳笑道。

????向天亮显得胸有成竹,“只要您肯帮我,我一定能拿住王老太太和张行。”

????“哦?你说来听听。”

????向天亮看着柳清阳道:“我需要您帮我证明,张行是王老太太的亲生儿子。”

????此话一出,不但柳清阳呆住,旁边的柳清清也是合不拢她的小嘴了。

????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????“我说,张行是王老太太的亲生儿子。”

????“不,不可能。”柳清阳摇头道。

????向天亮微笑道:“行,您老人家也学会了装,而且还装得挺像的。”

????“我装什么了?”

????“您根本就是个知情人,不但知道张行是王老太太的亲生儿子,而县还一直很照顾他。”

????“臭小子,你可真敢胡思乱想。”

????“呵呵,不但您知道,我敢肯定,许老夫子也知道。”

????说着,向天亮从包里拿出一份材料,递给了柳清阳。

????柳清阳拿着材料,翻开看了一眼,脸色又陡地变了。

????“爸,既然小向都知道了,你瞒着也没有用了。”柳清清小声的提醒着。

????“唉……”

????一声叹息,柳清阳将材料交还给向天亮。

????“没错,张行是王老太太的亲生儿子,他的父亲叫刘重德,是清河市当年地下党的负责人之一,也是清河农校的老师,我进清河农校,就是刘重德介绍的。”

????向天亮问道:“您是什么时候知道,张行是王老太太的亲生儿子的?”

????“什么时候?在他还在王老太太的肚子里的时候,我就知道喽。”

????柳清阳冲向天亮要了一支烟,点上火,不紧不慢的吸起来。

????“解放后,刘重德在地区行政公署工作,但仍然住在王子桂家里,两个人在生活上,可以说是相依为命吧,家是王子桂的家,名义上是刘重德收养了王子桂,在外面都是一个‘叔’一个‘闺女’的叫着,是父女关系,王子桂那时候还不到十五岁,没有合适的工作,她又不愿意去读书,就留在家里,但在当时的行政公署工作人员花名册上,她是刘重德的秘书。”

????“真所谓日久生情,水滴石穿,孤男寡女在一起久了,发生那种事几乎是难以避免的,刘重德那时还四十不到吧,正值壮年,又不是生死悬于一线的危险年代,当然有那方面的需要……总之,两个人不知不觉的好上了。”

????“我记得有一天,应该是一九五二年的春天吧,我正在学校上课,刘重德突然来了,是一个人来的,他那时还挂着农校校长兼党委书记的头衔,大家都以为他是来检查工作的,没想到他一来就找我,因为我们志趣相投,我是他无话不谈的朋友。”

????“他把我叫到农校那片小树林里,开口就把他和王子桂之间的事告诉了我,当时我被吓蒙了,因为在那时候,这事足以毁了他和王子桂一辈子啊,你们想想,他们是父女关系,一个年近四十,一个刚满十六,不但是生活作风问题,在那种容易上纲上线的年代,这足以把刘重德送进监狱里去。”

????“刘重德是来找我讨个主意的,我那时候哪懂那些东西,又不清楚有关组织纪律规定,就劝他向组织汇报,以他当时的地位和功绩,问题应该不大,过两年等王子桂满了十八岁,两人干脆结婚,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,但刘重德说,他和王子桂不但好上了,而且王子桂还怀上了,他劝王子桂拿掉孩子,王子桂是死活不肯。”

????“这可吓了我一跳,就跟着刘重德去了王家,帮他劝说王子桂,结果可想而知,被王子桂痛骂了一顿,就这样,刘重德也没有办法,王子桂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,需要人照顾,刘重德就把张阿贵的老婆请了过来,因为张阿贵两口子很可靠,张阿贵不但曾是王子桂父亲最信赖的手下,而且刘重德还曾救过他一命。”

????“孩子生下来后不久,张阿贵的老婆也生了,王子桂知道不能把孩子留在身边,那样会毁了她和刘重德,就同意将孩子交给张阿贵两口子抚养,经过一系的伪装运作,张行就成了张阿贵的儿子,这个秘密,当时除了刘重德、王子桂和张阿贵,还有我,一共只有五个人知道,对外说的是捡来的孩子。”

????“当然,就性格和年龄等因素来说,刘重德和王子桂不可能走到一起,王子桂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默默的放刘重德离开了清河,其实以她的脾气,当时也是能留住刘重德的,据我所知,自那以后,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。”

????“这又要说到命运,离开清河后的刘重德可谓一帆风顺,功德圆满,重新娶了妻子,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,而王子桂的人生就充满了坎坷,先是与许老夫子的纠缠,结婚前夜被悔婚,然后负气出走,一走就是三十年,当年青春飒爽的小姑娘,回来时已变成白发飘飘的老太婆了。”

????“王子桂这次回来,除了为自己为女儿,我认为更多的是为了张行,她想在离休之前帮张行一把,这完全可以理解,就我本人来说,我是支持的,但坦率的讲,我对张行从政很不看好,我私下劝过王子桂,但她的固执脾气一点都没变,劝等于白劝啊。”

????听完柳清阳的叙述,向天亮道:“柳老师,现在的问题是,张行把我当成了一把枪,先逼着我伤人,然后,他会出来收拾残局,最后的结果怎么样,您一定知道。”

????“嗯,最后把你当成牺牲品,能推卸的责任统统的往你头上推,你只有灰溜溜的走人,他可以稳稳的掌控建设局。”

????向天亮笑道:“我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的。”

????“你想在万不得已的时候,把他和王子桂的母子关系公布出去?”

????“是的,算是我的杀手锏和救命稻草吧。”

????“不可,不可。”柳清阳摇头不已。

????“有何不可?他不仁,我不义,天经地义。”

????柳清阳严肃的说道:“同归于尽的办法,在官场里是绝对不可取的。”

????向天亮笑着问:“那么,妥协?”

????“你想个办法透点风,让王子桂或张行知道,我估计,他们一定会主动来找你,那你不就取得了主动了吗?嗯?”

????向天亮呵呵的笑了起来,“好办法,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啊。”

????柳清阳不以为忤,反而爽朗的笑起来,“谁也比不上你这只小狐狸哦。”

????不过,向天亮的后背上吃了一拳,外加一声娇喝。

????“小向,有你这么说我爸的吗?”

????“哈哈,没事没事,大狐狸和小狐狸,一丘之貉嘛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