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225章 不情之请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酒桌上,陈文运一直在观察向天亮,他不是不能喝酒,但量真的不大,他怕喝了会减弱自己的观察力和判断力。

????认真的观察,然后进行谨慎的判断,总归是有收获的。

????这是陈文运的老习惯了,这也是他的专长,在看人方面,建设局里还没人超过了他。

????对向天亮,陈文运有以下的结论。

????第一,成熟,与其年龄极不相当,至少超过同龄人八到十年;

????第二,冷静,特别的冷静,这应该是警校生共同的特点,何况他是其中的佼佼者,还受过特殊训练;

????第三,敏感,分析判断的能力既快又强,有一定的机械性,擅长直线思维,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,擅长以第一感指导自己,判断时不会列出所有的可能性;

????第四,性格为混合型,偏于内向,善于守口如瓶,这样的人,嘴里吐出来的话,十句至少有七八句不真实的;

????第五,志向高远,但深藏不露,这从的广阔饱满的天庭上就可以看出,但其天生的头发在额头两边长得特别茂盛,并向边上倾斜,很好的遮掩了他的面相;

????第立,具有强烈的**性,这样的人,不但难以驾驭,即使能加以利用,也顶多是把双刃剑,伤敌又伤己,副局长于飞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;

????第六,这样的人,不是我陈文运能控制得了的,放弃这种念头,才是明智的选择。

????当然,陈文运放弃了原来的打算,但他并不阻碍王一凡,他想看看王一凡是怎么“利用”向天亮的。

????每个人都去洗手间“放松”后,重新坐定,才开始了“酒过三巡”。

????向天亮打起精神,以下级和晚辈之礼,一个个的敬酒,动作规范、得当、自然,没有做作,没有拖泥带水,酒场上约定俗成那一套,运用得老到自如。

????陈文运看得也是暗暗称奇,果然不一般啊,酒品即人品,窥一斑而见全貌,此子将来的成就,决不在自己之下。

????“小向,你在局办公室工作,离老太太近,总能嗅出点蛛丝马迹吧?”

????开口的是王一凡,今晚是他作东,果然耐不住性子了。

????向天亮先是苦笑,然后才说道:“王处长,你是知道的,我刚从省专案组回来,对局里的情况不大了解,老太太那里,她先关心的是办公楼大门口修复工程的事,然后才稍微点了几句,可我搞不明白,她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。”

????王一凡哦了一声,故作淡定的问道:“老太太都说了些啥?”

????向天亮肚子里早编好了词,可谓张口就来。

????“她先说,臭小子,别看你在市委领导面前露了把脸,那没用,入不了敝人的法眼,敝人照样让你到工地上吃水泥灰去。”

????众人听得都笑了,这是王老太太的口气,张口敝人,闭口敝人,一付唯我独尊的形象。

????“接着呢?”吴世勇问道。

????“接着她问,你知道我为什么自称敝人吗,我说我不知道,她端着脸道,当年我在垦区负责计划生育工作的时候,我的干儿子两口子未婚先孕,撞到我枪口上了,我眉头都不皱一下,先流产罚款,再通报批评,然后把他从垦区团委组织部长,一下子贬到牧场看管草料,别人问我为什么这么狠,我说党就是派我来毙人的,先毙肚子里的超生娃,再毙肚子上的超生爸,就这么着,大家伙就叫我毙人了,我觉得蛮好听,就自称敝人了。”

????包间里轰然大笑,毙人,敝人,读来几乎一样,谁说王老太太没有文化了。

????笑过之后,姚金星问道:“小向,她还说了什么?”

????“她说,我感觉建设局象一潭死水,有的冷,有点脏。”

????这话有意思,众人无不琢磨起来,瞅得向天亮心里直乐。

????王一凡点着头道:“这些天,老太太利用老刘头和陈大宝两张大嘴,到处放空气说要进行人事调整,这和小向刚才透露的话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
????吴世勇也是深有同感,“舆论先行,大造声势,老太太是玩政治的高手啊。”

????“小向,你继续说,继续说。”姚金星有点坐不住了,毕竟他的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位置,屁股还没坐热呢。

????“老太太还说,要从上到下,从下到上,来个什么双管齐下、锐不可挡,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,她说处级干部我管不了,那是上面的事,可正科级副科级我还是有权杀伐的,有些人屁股坐得太久了,应该让他们挪挪窝动动脚。”

????吴世勇听了,叹道:“得,上了年纪的人比小孩还固执,老太大动了毙人的念头,一定会把自己变成敝人的。”

????向天亮点头应道:“吴处长说得极是,我看老太太已经过了适应期,真要动杀心了。”

????姚金星略有犹豫,瞟了王一凡一眼后,对向天亮说道:“小向,你有没有听说,老太太准备拿谁先开刀呀?”

????这个问题差点把向天亮给难住了,泛泛而谈的事,他完全可以胡诌几句,象所谓的机构改革和人事调整,市委组织部早就下了文件,是大势所趋,可要说具体先拿哪一个开刀,这可不能乱讲,人家要被逼急了,来个当面对质,一下就穿绑了。

????“这个么……姚处长,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向天亮灵机一动,来了个反客为主。

????姚金星面有难色,不肯开口了。

????苏和笑道:“老姚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想小向透露点什么,自己却捂着盖着,谁愿意跟你交心啊。”

????“老苏说得对,老姚你有点阴喽。”吴世勇补了一句,他也想听听姚金星说些什么。

????但见姚金星嘴角一阵抽搐,下了决心似的,终于张开了口。

????“我也不瞒大伙,小向,我是得到确切的消息,老太太想要拿人事处和城乡规划编审处先开刀,我的城乡规划编审处首当其冲。”

????包间内马上沉默了。

????向天亮心道,老太太倘若真的先要拿你城乡规划编审处开刀,也是你老小子不会做人,话该倒霉,当初你伪装得好,张行从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升任副局长兼局党组副书记后,竭力推举你从副转正接了班,你老兄倒好,感谢的话话音未散,就屁股一扭,扯下伪装,和王一凡一起你唱我和,与张行演起了对台戏,你这样的变色龙,谁当领导,都会第一个收拾你。

????至于人事处处长王小凡,不过也就是个正科级,你凭什么当姚金星的后台,城门失火,殃及鱼池,有人真要收拾姚金星,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王一凡。

????这时,陈文运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????“关于这个传说,我也有所耳闻。”

????向天亮心里一惊,陈文运这话,无疑有些火上浇油的味道啊。

????姚金星果然看着向天亮问,“小向,你听到过吗?”

????向天亮早有准备,摇着头道:“姚处长,这我还真没听说,但是。”

????“但是什么?”

????“但是,老大大倒是有那方面的意思,杀一警百,至于杀的是谁,据我观察,她还没作最后的决定。”

????姚金星听了为之一楞,这话有点不好猜,怎么理解都行,他听在心里,却把自己往杀一警百里的一字上套了。

????王一凡还算镇定,他微笑着看向陈文运。

????陈文运摇了摇头,“老太太连局党组会议都很少开,重要决定都在她心里装着,难以捉摸和应对啊。”

????忽然,姚金星又看着向天亮道:“小向,我老姚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????“姚处长言重了,有话但说无妨。”向天亮心道,图穷匕首现,今晚宴请的真实目的,终于要摊到桌面上来了。

????“小向,你在局办公室工作,情报及时又准确,老太太有什么风吹草动,你是知道得最早的,可否帮我老姚一下?”

????所有的目光,都落在向天亮身上,有期待的,有看热闹的。

????向天亮微笑着说道:“姚处长,你是让我玩火啊。”

????吴世勇也在微笑,“小向是从警官大学出来的,这方面是专长,可以说熟门熟路嘛。”

????向天亮心里骂了一句,先把茅头对准了吴世勇,“吴处长,我在大学里学的是怎么抓坏蛋,不是搞情报的,据我所知,你当年在部队当过侦察连的指导员,搞侦察搞情报那才是行家里手,你和姚处长同僚几年,何不出手帮助一下,也好给我个学习的机会呢。”

????“你……你放肆。”吴世勇恼了,原来,他真有过类似的举动,可惜弄巧成拙了,向天亮正好点到了他的痛处。

????向天亮仍然不急不躁,“吴处长,你失态了。”

????吴世勇为之语塞,幸亏姚金星开口,转移了大家的视线。

????“小向,我非常需要你的帮忙,我,王处长,我们都是这样想了,你能帮我们,你也会帮我们,对吗?”

????这家伙,把王一凡也抬出来了。

????这简直就是象棋盘上的“将军”,明着来的。

????向天亮笑了,其实,他心里在盘算怎么拒绝。

????“啪。”

????包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了。

????端着高脚酒杯走进来的,是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,其中一个娇笑道:

????“哟,小向,总算逮着你了。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