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224章 宴无好宴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时,向天亮的脚,又被苏和踩了一下。

????向天亮感激的笑了笑,这个苏和,是在提醒自己呢。

????真的是宴无好宴,向天亮不谙此道,却也能看出点名堂。

????本来么,酒桌上以喝酒为主,喝够了,尽兴了,乘着酒劲再说说实话,挺好,可今晚不是这样,明显的看得出,陈文运心里有事,而王一凡更是把心事写在了额头上。

????快一个多小时了,酒还没过三巡,菜也未超五味,这叫什么喝酒。

????这个苏和,也挺有意思的,他已经两次出脚提醒了,可他在建设局里,是公开跟着陈文运走的,难道他这么大年纪了,还想着要改换门庭?

????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其实,向天亮稍一细想,还是能大概知道,苏和其他在座的四位,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的。

????原来,叶楠曾告诉过向天亮,她父亲担任建设局局长的时候,苏和就是他的得力手下之一。

????苏和的出身有些不好,在那个讲究家庭出身的年代,作为小业主后代的苏和,哪怕是中专毕业,在机关于也比不上那些根正苗红的初中生高中生,后来投到叶楠父亲门下,才渐渐有出出头之势,无奈时运不济,正当苏和起了腾飞之心,叶楠父亲得了一场大病,而且是一病一年之久,他老人家这一病,不但把自己病回了家,而且还顺便耽搁了苏和的前程。

????继任局长的劳诚贵,和苏和一样,也是地地道道的清河人,也是叶楠父亲的亲信,劳诚贵和苏和本可齐心协力,携手并进,怎奈二人很快就有了矛盾。

????胳膊扭不过大腿,苏和的性格有点拗,比不上劳诚贵圆滑,会走上层路线,矛盾深入发展的结果,是苏和的副局长一职泡了汤,还被贬到了下面的区分局,一呆就是六七年。

????三个市区各设有建设局的一个分局,分局局长,说起来好听,写出来好看,其实不过是市建设局的派出机构,实权不如市局下辖的处室,跟局办公室、人事处、财务处相比,那更是云泥之别,一块牌子,十来个人,几间破办公室,既没有人事权,也没财务权,买一支铅笔一张纸,都得向市局申请。

????苏和当然也斗争过,虽然很少有胜利的时候,但至少也有了同盟军,副局长陈文运从天而降,而且是站在劳诚贵的对立面的,苏和很快就和陈文运站在了一起。

????这种结盟并不那么牢靠,苏和还保持着相对的**性,不象其他人那样死心塌地,随着发展和变迁,偶尔也会有心在曹营心在汉的表现。

????所以,他“关照”向天亮,其实也在情理之中。

????与苏和相反,人事处处长王一凡的心思就大得多了。

????在建设局,人事处乃是第一大处,机构改革的时候,又把劳动处合并了过来,权力就更大了,连市辖建筑公司的招工权也归到了门下,成了建设局名符其实的重权部门,建设局下面七七八八的处室有十来个,但都公认局办公室、人事处、财务处的人是见人高一级,算上一正四副五位局长,人事处处长,就是建设局办公楼里的第六号人物,实际权力不输几位副局长,看看配的专车,其他处室的头头是没有专车的,要用车得提前向建设局车队打招呼,但人事处处长却有专车和专职司机,说到各处室的关系,光有权协调各处室的工作,就让人事处高上半级,还有那科级以下干部和科员的人事决定权,让人事处成了谁也不敢得罪的部门,说得明白一点,人事处不管具体的业务,管的是人,是这个大楼里里大多数人的前途。

????王一凡年轻,今年才四十出头,文凭也不低,刚恢复高考那会的大专生,所以劳诚贵退位、副局长高兴调离后,对空出来的副局长一职,他也是倾力争夺的人之一。

????结果是最不被看好的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张行,爆冷脱颖而出,至今,所有人对张行的胜出,还找不出为什么来,而且他是一步到位,人家不知要熬多少年,他却一夜之间,从排不上号的地方,一举成为建设局的第二号人物。

????王一凡不服,在机关里,人事争夺的成败是平常之事,不以一次两次论输赢,王一凡当然开始积聚下一次爆发的力量。

????人事斗争,分分合合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为分而合,为合而分。

????陈文运和王一凡,建设局里两个曾经互相**的互相倾轧的小宗派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终于难得的走在了一起。

????团结是困难的,暂时的,但毕竟是团结,团结就是力量。

????不过,陈文运也好,王一凡也罢,饶是他们浸yin官场多年,是机关里的**湖,楞是搞不清楚新局长王子桂,她在想什么,她将要干什么,她对自己在建设局的定位是什么,她太狡猾了,她那一套让他们摸不着头脑。

????正面不能进攻,那就得从侧面迂回,王子桂的侧面,就是她现在信得过的人。

????到目前为止,王子桂信任并重用的人不多,副局长张行,办公室主任叶楠,计划财务处处长陈美兰,办公室副主任李亚娟,办公室副主任向天亮。

????陈文运和王一凡把主意打到了向天亮的身上,不是没有道理。

????张行是要扳倒的人,找他等于与虎谋皮,找叶楠也不行,这小娘们仕途正旺,从市党校回来后,升个一级半级是明摆着的事,让她马上和一把手翻脸,除非她吃错了药,希望计划财务处处长陈美兰有所帮助,门都没有,这娘们仗着自己的背景深厚,在建设局是谁也瞧不上,找她等于自讨没趣,办公室副主任李亚娟也不大可能,这老娘太世故了,事业生活的不得意,反而让她变得无欲无求、油盐不进,她也是机关的老油子了,搞不好还会弄巧成拙。

????唯有向天亮,建设局的新人,年轻,没定性,总被王子桂公开涮了一把,现在虽然走得蛮近,但至少有被“策反”的可能。

????负责抛出话题的人,是率先扔出个草鸡和凤凰论的城乡建设处处长吴世勇。

????“小向,你这次配合有关部门破了大案,还是当着市委三驾马车的面,这下你的政治资本已经有了,王老太太要搞人事调整,你的机会来了。”

????在建设局,私下里大伙对新局长王子桂有个统一的称呼,就是王老太太。

????向天亮当然听得明白,但他会装傻充楞,“吴处长,我能有什么机会啊?”

????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姚金星,打着哈哈道:“那就是提拨你呗。”

????向天亮笑道:“姚处长,你开玩笑吧,我进建设局还不满一年,这办公室副主任还没捂热呢,怎么提拨我啊。”

????吴世勇伸手指点着向天亮,“年轻人,不厚道,不厚道哟。”

????动作和语气,均是极不礼貌,向天亮心里顿时火了。

????“吴处长,此话怎讲?”

????吴世勇笑道:“你现在是王老太太的红人,她不提拨你提拨谁?”

????姚金星也凑趣附和,“我可是听说,叶楠从党校回来后就会上升,她留下的办公室副主任一职,王老太太已经内定你了。”

????试探,也是刺探。

????向天亮笑着说道:“吴处长,姚处长,看来两位的消息不大灵通啊,五天前,省政府秘书长会议下发的文件,你们要么根本没看,要么就没仔细看,这次机构和人事改革试点,有一个明确要求,新任科正科级干部,至少要有两年以上工作年限,我就是其他方面都符合了,市里领导最另眼相看,光这一条,就把我给卡住了,我可不敢奢望,先把我的档案室主任干好再说。”

????苏和点着头道:“小向说得对,年轻人,先把工作做好,才是第一位的。”

????吴世勇摇摇头道:“老苏你此话不对,凡事都有例外,改革嘛,就是要创新,我听说,王老太太向市委组织部打了报告,对小向的提拨实行特事特办。”

????向天亮抓住机会,笑着问道:“吴处长,你这消息从哪儿来的。”

????吴世勇一时语塞,含糊道:“听来的,但应该很确凿。”

????“呵呵,好事啊,吴处长,到时候我要是提拨不了,那我就找你要了。”

????吴世勇尴尬的笑了,没想到向天亮会这样反击,他指着王一凡道:“找我?找老还差不多。”

????王一凡却只有微笑,顿了顿,举起酒杯道:“你们干么,喝酒喝酒,先喝酒嘛。”

????苏和也举起了酒杯,“对对,大家喝酒,我可是口都干了。”

????除了陈文运,大家都举起杯子碰了一下,各自干完手中的一杯酒。

????向天亮起身,借口去洗手间,蹭蹭的走了出来。

????一会,苏和也来到了洗手间。

????苏和微笑着说道:“宴无好宴啊。”

????向天亮笑道:“前辈,谢谢您了。”

????“言重,言重了。”苏和也笑道,“我来赴宴之前,叶楠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
????向天亮明白了,原来是自己的女人在背后相助,一定是李亚娟告诉了叶楠,叶楠才找父亲的老部下苏和的。

????“苏处长,那我们就再去陪陪他们?”

????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