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0211章 你就是X

温岭闲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咔嚓。”

????一付锃亮的手铐,铐到了李阿贵肥胖的双手上。

????人胖力壮,李阿贵好一阵挣扎,肖剑南一招搂脖,才使他安静了下来。

????“为什么抓我?凭什么抓我?……”李阿贵的嗓门也蛮大。

????向天亮呵呵的笑了。

????“李阿贵,你记忆力那么差,连前天是不是下雨都记不得了,为什么还会记得一个月前的事,你今天写的内容,居然跟一个月前的询问笔录说得几乎一模一样,昨天到今天来的路上,是不是一直在背书啊,唉,真他妈的难为你了。”

????“你,你怎么知道的。”李阿贵脱口而出。

????“呵呵,就你这猪脑子,要不是死背硬记,能连标点符号都不差吗?”

????李阿贵不是傻瓜,嚎叫一声跌坐下去,双眼直楞楞的看着前排三个人的背影。

????向天亮笑着,继续说道:“李阿贵啊李阿贵,说你笨你还真别不服气,三月十八日的前三天,有人曾给了你一笔钱,五万元对吧,别人得了不义之财,是千方百计的藏着掖着,要不就花天酒地,你老兄倒好,一分钱都舍不得用,还大模大样的存到银行里去,呵呵,你傻不傻啊?”

????“哇……老婆哎,儿子哎……阿贵对不起你们呀,呜……”

????李阿贵瘫在那里,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将起来。

????余中豪手一挥,上来两个便衣警察,把李阿贵架了出去。

????向天亮把目标转向了清河茶楼的三名员工,张小龙,李振海,陈五明,这三位和刚才晕倒在地的余根明,有很多共同特点,都是李阿贵从村里带出来的,都是二十郎当年纪,都是读书不多,都被李阿贵收为徒弟,又都与李阿贵沾点亲气,那个余根明是亲外甥,这三位中的李振海,更是李阿贵的亲侄子。

????一个眼色,肖剑南心领神会,马上明白向天亮的意思,走到三个小青年背后,大手一伸,把三个人长椅上提了起来,“都给我站直了。”

????可是,三个年轻人哪里还站得直,张小龙不是真龙,提起来放开,就马上瘫坐了回去,脸如白纸,裤裆里早湿了一大片,李振海是嘴唇颤抖,双腿颤抖,全身都在颤抖,晃动着摇摇欲倒。

????那个陈五明更是夸张,小胳膊小腿的,肖剑南的手一放开,他就扑通一声,跪在了向天亮面前,嘴里哭喊着,“我坦白,我坦白……”

????肖剑南看着向天亮,摊摊双手,意思是说,这些个软蛋,还用得着再问吗?

????向天亮点了点头。

????肖剑南挥了挥手,立即上来六个便衣警察,先上手铐,然后两人一个,架出了小礼堂。

????李阿贵,还有他的四个徒弟,张小龙、李振海、陈五明和余根明,这五个人,应该是这起案子最底端的犯罪分子,纯粹是拿钱干活,下药、灌酒、点火,仅此而已。

????长长的椅子上,只剩下一个人,清河茶楼行政部主任邵青平。

????向天亮瞥了邵青平一眼,这家伙还算沉得住气,就是脸色有点泛红了,显然是憋的。

????可是,向天亮却转向了前排,两只手伸出去,在三个人的后背上各拍了几下。

????这三个人,当然是市工商局局长邱子立、市人防办主任田永波和市海关副关长马涛。

????“邱局长,田主任,马关长,三位领导,对不起了,三位稍安勿躁,我打发了后面这位,再来陪三位领导说话。”

????邱子立苦笑道:“不急不急,我们不急。”

????田永波摇摇头,绷着个脸不说话。

????马涛哼了一声,甩开了向天亮搭在他肩上的手。

????向天亮打了个哈哈,双手又拍拍这个,拍拍那个,一会儿重,一会儿够,拍够了,才转过身来对着邵青平。

????“邵青平,听说你当过兵,受过战火洗礼,算是见过世面,是个明白人,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留下来吧?”

????“我不明白。”邵青平摇摇头道。

????“你很聪明,你刚才那张试卷上回答的问题,和你四天前接受询问的笔录,编织得非常巧妙,语言表达形式变了,但实质内容却相当一致,简直是衔接得天衣无缝,我们差点被你给骗过去了。”

????邵青平道:“你还真怀疑上我了?”

????“当然,这个案子就象一场大戏,你是这场戏的导演,人家编剧把本子交给你,你总的来说干得不错,基本上忠实于编剧的创作,但你也在不断的犯错误,因为你是人而不是神,你每一步的行动,都犯下了不可改正的错误,第一,你挑的作案人选不对,李阿贵他们几个人,说白了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他们肯干是为了钱,而一旦事情败露,你就必定暴露无疑,第二,你指挥下干的几件事情,在河道里安装栅栏网,制作员工专用楼梯,召集各部门到五楼开会,做得都很到位,但也给我们留下了线索,第三,你始终否认,说你不认识前面坐着的邱局长、田主任和马关长三个人,顶多就是服务人员和顾客的关系,可是,你曾在海关工作过一年,能不认识大名鼎鼎的马涛马关长吗?再者,你的家和田永波田主任的家相距不过三百米,他又常来茶楼喝茶,你能说不认识他?还有,你和邱子立邱局长,曾经有一年时间同在一个团服役,你能说不认识他?第四,也是你最致命的错误,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,你事先就料到我今天会来这么一手,事先让李阿贵他们‘背书’,背得是一字不差,而你自己的试卷上,所有关键问题的回答,都是故意卖个破绽,邵青平,你有点聪明过头了。”

????邵青平的脸色有点僵住了,“你们,你们就拿这些巧合当证据吗?”

????“证据?要证据还不容易吗?”向天亮坏坏地一笑,“现在,李阿贵和他的四个徒弟,已经在隔壁开始交代了,证据很快就会有了,当然,你一定还嫌不够,没关系,我们还有一个人,这个人的口供,足以把你送进看守所,等待法律的惩罚。”

????“谁?”

????“呵呵,就是你的好搭挡好同伙好老婆,清河茶楼的经理杨雅娣啊。”

????“你们……”邵青平蹦了起来,却被旁边早有准备的肖剑南一把压回到椅子上,“你们,你们把她怎么样了?”

????向天亮得意的笑道:“邵青平,你以为我们会把杨雅娣放了吗?告诉你吧,她一出小礼堂的门,就被我们抓起来了,她现在应该快交待完了,证据?呵呵,你老婆的口供应该算证据吧?”

????邵青平呆了呆,脸色惨白,终于憋不住了。

????“唉……我就知道……会有,会有这么一天的……”

????邵青平也被铐起来带走了。

????向天亮望着前面三个人的后背,冷冷的说道:“三位领导,现在该轮到你们了。”

????市人防办主任田永波问道:“你让我们说什么啊?”

????“坦白交待呗。”

????市海关副关长马涛嚷道:“请你放尊重点。”

????“尊重,尊重个屁啊,我负责破案,别说你们是处长副处长,就是部长厅长,也得老实给我坦白交待。”

????田永波道:“那你就明说,让我们交待什么呢?”

????向天亮冷笑一声,又站起来,在三个人身后走来走去。

????三个人中,市工商局局长邱子立最为稳定,田永波表现得不以为然,而马涛有点急躁,要不是主席台上坐着领导,估计早就开爆了。

????“这么说吧,你们三位领导当中,有两位可以自由的从这里离开,而另一位不行,因为他就是我们要找的x。”

????田永波笑了,“那好嘛,请你赶快把x找出来,我也好早点回家。”

????向天亮道:“那好,田主任,你认识邵青平吗?”

????“当然认识了,但不知道你说的认识是什么样的认识,我家和他家住得近,早晚进出都常碰见,我这人爱喝茶,常来清河茶楼,这也是一层认识,但我们没有深交,从未去对方家中做过客,最深的程度就是偶尔碰上了,站着聊几句家常而已。”

????“你确认?”

????“我确认。”

????向天亮又转向了马涛,“马关长,你认识邵青平吗?”

????“当然认识了,我来清河海关工作的时候,第一年分管纪检工作,邵青平那时候犯了严重的错误,就是我负责处理的,要不是我手下留情,他恐怕不会那么平安的离开海关,后来,我们就一直没有来往,就是在清河茶楼里碰上了,才会聊上几句,但从未在其他场合见过面。”

????“你确认?”

????“我确认。”

????向天亮点点头,最后转过头,看向了市工商局局长邱子立的后背。

????“邱局长,你最早认识邵青平是什么时候?”

????“我?在部队啊,那年我调到他所在的团当参谋处机要干事,他正好是退伍前最后一年,我们都是清河人,当然要认识了,后来都回到地方,大家都有工作,又都拖家带口的,虽然来往不密,但每年的战友会都还是要一起聚一聚的。”

????“你确认?”

????“我确认。”

????向天亮微微一笑,突然伸手指向一个人的后背,大声的说道:

????“你就是x。”

????...